过年回家,一定要坐火车!

  为什么要叫大家坐火车,下面来给大家讲讲我坐汽车的悲惨遭遇!
  2008年1月12日早上,火车准时到达了武昌站!回家的激动心情自然难以表述,我到附近的宏基车站,以91元的价格买了一张去枣阳的汽车票,当时的武汉下着小雨。下午1点半, 汽车准时出发,因此我也踏上了回家的最后一程。
  车还在武汉市区行驶的时候,小雨慢慢地变成了雨加雪,我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我早有准备,把雨伞带在了身上。由于在火车上坐了27个小时,我渐渐地开始打盹,忽然听到车内的人们以家乡话的形式“哎哎哎”地叫了起来,这是家乡人见到特殊事件的明显表现。我睁开眼。顺着他们看的方向望去,见一辆载着集装箱的货车,正将一辆小骄车撞出道路边。呵呵今天终于亲眼见到交通事故了。
  刚上高速公路没多久,看见一辆骄车停在路边,车头变了形,很明显是撞到了路边的护栏了。却没见有任何人来处理这车,也许救护车还在路上吧。没过十分钟,又见到一辆骄车,情况跟上一辆相似,只是这辆的车头严重地变了形,车继续向前开,我竟然再次看见一辆情况类似的车,这是高速公路上的第三辆车了。很奇怪,这三辆出事的车都没有见到有任何人来处理,莫非┈┈
  此时大雪继续纷纷扬扬地下着。道路两边已铺了一层白色。
  果然,傍晚5点多,快随州的时候,见到一辆变了形的警车,旁边还有人在处理它,怪不得刚才那三辆车没人来处理呢。就在这时,我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没多久,这预感就变成了现实。
  随州的高速公路被封闭,我们只好改行国道,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非常严重的事情发生了。
  我们都知道,国道不像高速公路那样平整,国道上下坡的坡度都非常陡,道路上的白雪越积越厚,由于高速公路封闭,众多大货车,运输车,小骄车都开到了国道上,小小的国道变得出奇的拥挤。没一会,就开始塞车(后来证实,道路结冰光滑,很多超大型货车上不了坡,怎么开都开不上去,同时小骄车也见缝插针),可没想到,这一塞,就塞了6个小时,车外飘着纷份扬扬的大雪。我从云南回来的时候,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校服裤子┈┈
  晚上9点,前面的大货车没有一点动静,车外的大雪继续下着,天已经完全地黑了,很多人出去买东西吃,上厕所,车门开一下关一下,冷风不断地吹进来,我感到喉咙开始隐隐作痛,直觉告诉我,我感冒了。
  凌晨0点,也能偶尔地看见警车来疏导交通,但道路堵得太长,前面的货车怎么也上不了坡,即使警车拖来好多盐进行化雪┈┈
  凌晨一点钟,司机实在是受不了,也开始见缝插针,见到有空就开上去,缓缓地向前行驶,这样足足“行驶”了一个小时,终于驶出了前方长长的塞车道。因为道路上的冰非常结实,在国道上又陆陆续续地见到2辆变了形的车,其中有一辆面包车,头部几乎被完全压扁,惨不忍赌。
  凌晨4点,终于到了枣阳,我一下车,顾不住寒冷,立即向家飞奔。同时心里暗暗发誓:以后打死我也不坐汽车回家了!

2 thoughts on “过年回家,一定要坐火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