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月与灯依旧 Posts

那些年,我所呆过的互联网公司

一直都想提笔写一下自己这些年在不同的互联网公司的经历,但是又怕语言表述不到位,很容易就写成发一篇控诉加谴责的文章。纠结了好久,还是决定写一下,一是给自己作个简单的回忆,二是如果有人正像我十几年前一样意气风发的跨入互联网公司,这篇文章或许能给他们一些启发。

我自己是一个偏内向的人,简单说就是只会埋头做事,不会去搞什么人际关系,包括迎合讨好领导等。这样的性格,其实是很不适合在像漩涡激流一样的互联网公司里做事的。所以经过了这些年在一些互联网公司的经历以后,我的自我总结就是,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Loser。如果你觉得下面的文字对你来说没有意义,也可以不用往下看。

快手

快手是我呆过的最长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如果要让我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一下在这里工作的感觉,我觉得可以用“令人窒息”四个字来形容。在快手之前,我也在一些别的互联网公司呆过,但是也没有过这种令人窒息的感觉。虽然离开快手有一段时间了,每次回想起来,就是令人窒息(无止境)的工作任务,加上断子绝孙式的工作方式。我还记得,每次给领导反馈手上的事情“多的数不过来”的时候,都只会得到机械式的答复”那你就排个期吧”,或者“那你周末加个班吧”。

很多国内互联网公司的通病,快手都有。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无休止的加班,晚上21:00下班了,并不是真的下班了,很多时候到家了23:00还得上线去搞各种演练/压测。从互联网公司的思维来看,夜里的时候是人流量最少的时候,这时候搞演练/压测是合情合理的,因为万一出了问题,损失和影响也可以降到最低。可是从一个员工的角度来看,辛辛苦苦工作了一整天,21:00下班以后匆匆忙忙吃个晚饭,就又得赶紧工作,只不过这次的工作地点从办公室换到了家里。结束的时候往往家人都睡着了。有时候,被要求23:00上线弄演练还算运气好的,因为很可能01:00演练结束的时候还可以完整的睡一觉。更多时候是为了配合其它部门的演练,而演练的时间是定在凌晨05:00或者04:00的所谓“最低流量”时间,这时候想完整的睡一觉都是不可能的。第二天照样正常工作,想休息半天?想的美。

在去快手之前,我曾单纯的以为,我去的是一个边缘部门,做的是非核心的业务,所以应该不至于那么卷吧。之后才发现,自己还是too young too naive了。在一个中国公司里,又是波涛汹涌的互联网公司,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员工很轻松呢。经过快手的经历,我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国内的互联网公司里,任何部门都不可能轻松,就是“制造”点事出来,也不能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换句话说,就是别人不卷你,你也得自己卷自己。

不过,比起其它互联网公司,快手还是有很多优势的。包括,优厚的员工福利(丰富的食堂,班车,体检等),高大上的办公环境,等。另外,快手是我呆过的唯一一家周末加班给双倍工资的互联网公司(平时加班/夜间工作不算)。算一下,一个月四周,如果每周加一天班的话,当月就会收到4*2=8天的加班工资,注意,这里说的是加班工资。相当于,在快手,工资会比在别的互联网公司多出30%以上。另外一个吹曝快手的点是,这里的同事关系相对简单,没有太多勾心斗角,不像在别的互网公司一样。在这里,只要埋头做事就行,不需要讨好领导+刻意维护同事关系,也不用担心突然遭到PUA。这一点极其难得,这也是我能在这家公司呆这么久的原因。不过,我后来想了一下,也可能仅仅是因为我在边缘部门的缘故吧,我猜主线业务部门的氛围可能会更“激烈”一些。

期间,有个做在外企做IT的朋友,在BOSS直聘上看到了快手的IT岗位有1W+的工资,想来应聘一下,我直接告诉他,这工作你做不了。他不死心,依旧想来试试,然后我找了个快手的IT小哥聊了一下,大概知道了,快手的IT需要排班,排到夜班的同事,需要每隔一小时巡视一下所有楼层,检查所有楼层的网络和打印机状态是否正常,然后拍照片发到工作群里。跟朋友反馈了一下,朋友就不敢来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半夜还要这么折腾。当然,我也没告诉他,在多少个深夜,我被同事的电话叫醒,让我去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京东

在去京东的前一晚,我其实是失眠了的。因为朋友告诉我,京东里面小人非常多,千万注意提防。作为一线互联网公司,又在一个主线业务部门,公司内部的氛围自然是异常“激烈”。

作为一线互联网公司,京东一样有极其牛逼的食堂(仅限亦庄总部,其它办公区是没有的),高大上的办公环境,以及内部无数的技术大牛。记得有一次开晨会的时候,我在一个闲置的办公桌上发现了一堆简历,随手拿起一份看了下,把我吓到了,那是某位海归大牛的简历,不止毕业于美国名校,也曾在多个类似于美国XX实验室之内的地方工作过。

同样的,互联网公司的通病,京东这样也都有。比如,无休止的通宵加班,没有任何补助/加班费的周末/节假日加班等,以及无休止的晨会/周报/月报等。前面说了,既然是一线互联网公司,这里的竞争氛围自然就会比别的公司更激烈一些。举几个例子,京东内部有一个加班系统,在那里,领导可以看到部门内所有人的加班时长,领导只要轻轻点击一下,就能看到大家的加班时间排序,看到谁是加班最多的员工,谁是加班时间最少的员工。加班时间短的员工自然是不可能拿到好的绩效的。同时,高层领导也会把各个部门的加班时长进行排序,排到后面的部门,自然不甘心落后,生怕会因为加班时间短而被克扣奖金,于是,无休止的加班竞赛就开始了。另外,京东内部也会经常按季度/月份,把不同的部门开展PK竞赛。可能高层领导觉得,挑起内部不同部门的竞赛,有助于推动大家向前跑吧,不过苦的就是自己的员工了。至于PK的内容是啥,我猜肯定少不了加班时长。

每年双11/618的前30-40天,所谓的“备战”工作就开始了,各种“新功能”的上线,各种无休止的演练+压测就来了,同样的,京东一样会选在深夜的时候开展这些工作。我在京东的那段时间,如果说平时是每周1次通宵工作的话,那么“备战”期间就是平均每周2次的通宵了,整个技术部门,包括架构,开发,测试,运维,基本上都别想好好睡觉。有些时候,通宵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阳光洒进了办公室,大家也都没走,为啥,那自然是因为大领导还没走呗。

在京东里面,”价值观“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公司表扬你,可以因为”价值观“,处罚你,也可以因为”价值观“。在京东内部的全员邮件里,就曾表扬某些部门在凌晨7点的时候还是灯火通明+全员在岗,因而具备较强的”价值观“。后来跟其它同行的朋友聊了一下,”价值观“这种东西并不是京东特色,在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价值观“都是用来管理(束缚)自己员工的一种方式。你要问我,如何才能做一名有”价值观“的员工呢?我的总结就是:仅仅靠拼命的熬夜/通宵工作是没用的,还需要100%无条件服从命令(不论领导的决定是对是错),外加7×24小时的无条件工作,不论你是在拥挤的地铁上,还是在熟睡的深夜,接到同事的电话时,都要迅速进入工作状态。不然,你就是”价值观“有问题的员工。

在双11/618的当天,几乎所有技术部门的员工都得值班一夜,防止各个IT系统出现问题。作为回报,公司内部会大量采购看起来高大上的各种食物,比如小龙虾,红牛等各种饮料,各种蛋糕,造成了一种公司内部就是饕餮盛宴的景象。如果你有一个朋友在京东工作,你肯定会在他的朋友圈里看到这些东西。我也见到过有人在朋友圈看到京东内部的“各种美食与饮料”的时候流露出惊讶与羡慕的语气,这个时候,我就会劝他们:你们知道他们为了吃这些东西,熬了多少个夜晚吗?对身体造成了多严重的催残吗?然尔,他们的反应总是能让我领略到一种“人与人的感受并不相通”的感觉,看着他们依旧羡慕的表情,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在某一年的双11,同样的是在熬夜到凌晨7点之后,我突然感觉到身体严重的不适,浑身极其难受,我赶紧跑到会议室门口的椅子上躺了一会,才缓解过来,那一刻,我告诉我自己,我不能在京东呆了,几个月之后,我主动离开了这里。

在京东遇到的各种PUA就不多说了,正如你们在其它各个互联网公司看到的一样,京东里面的各种PUA的手段更加高级一些。从京东出来以后,我明显的感受到了自己身上职业病严重了不少。比如焦虑感,在京东里曾多次引发了我熬夜工作的成果完全不被认可的情况,甚至出现了几次因为熬夜写的代码不健全引发了线上事故,进而导致严厉批评,绩效差评,以及降薪的情况。这些事情都曾经使我陷入深深的焦虑。同样的,从京东出来以后,我知道自己再也熬不了夜了,每次只要一熬夜的时候,就浑身极其难受,好像要死了一样。

所以,不要羡慕任何一位京东员工,如果你进去了,那你就咬牙努力提升自己,如果你没进去,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幸运。

搜狐

怎么说呢,搜狐这家公司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比较佛系,在互联网上面的存在感不强,加上传说中不加班的工作节奏,促使我跳槽到了这家公司。然尔,就是这样一个跳槽的举动,却成为了我职业生涯里面做的最错误的决定之一。

搜狐是我呆过的最奇葩的公司之一,当时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上班的时候,一天需要处理很多同事的很多事务,当时我在想,如果我不在,你们的业务是不是都进行不下去了,然后当我真的请假的时候,那些天天来找我处理各种事情的同事,好像都消失了一样,短信,电话,微信,全都静悄悄的。让我觉得很奇怪,好像平时他们火急火燎找我帮忙解决的事情,完全不重要/紧急了似的。

后来我从一些同事的口中得知,不久前,搜狐创始人张朝阳先生,为了挽救搜狐的颓势,从阿里挖了一名所谓的大牛总监过来,接管了搜狐,后来,这位总监利用自身权利,把很多搜狐的老员工都挤兑走了,同时从阿里/优酷挖了很多自己的老部下过来,可以说几乎把搜狐完全进行了一次大换血。同样的,搜狐内部的氛围也变成了跟阿里一模一样的氛围了。日报/周报/月报一个不能少,每天没日没夜的开会,讲的也都是一些互联网黑话,比如什么“价值转化”,“用户模型”,“模块化”,“用户画像”,“垂直领域”,“赋能产品生命周期”,”SKU”,“MVP”等一系列看起来好像极其专业的词汇。包括那名总监在开庆功会的时候,一样在说着互联网界的黑话,什么“我们的用户黏性提升了5%”,“我们的MAU上升了7%”之类的。一般的人听到这样的话,可能会以为搜狐马上就要成为中国互联网的No.1了吧,但实际搜狐是啥水平,大家内心都是很清楚的。在强烈的意识到这种工作氛围跟自己脚踏实地的风格不符以后,我主动离开了搜狐。

我在搜狐还经历过2次极其令人恶心的处罚,不是来自自己的领导,而是来自隔壁部门同事的小报告。我可能只维护了自己领导+自己部门同事的关系,没有去刻意维护外部部门的同事关系,以至于外部部门的领导能成功打起小报告。奇葩的是,他们打完小报告,也完全没有给我过任何解释的机会,直接处罚就生效了,想想还挺可笑的。后来离职的时候,HR那边还玩了个手段,把我的工资克扣了一部分。事后问他的时候,他说存在信息差/没有沟通清楚,但是“领导已经签字了,也改不了了”,明摆着就是一副“就这样了,你爱咋咋滴”的脸色。再后来跟其它已离职的同事聊天的时候,原来他们也经历了这种离职的时候被莫名其妙扣工资的情况。

离开的时候,我一点也没有后悔,反而庆幸自己早早的离开了这种地方。同时也后悔自己之前做出的错误决定,让自己在这里浪费了一段时间生命,只能告诉自己,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还是应该多多了解公司再做决定。

总结

其实中间还去过一些初创型/传统型/国际型的互联网公司,只不过呆的时间比较短,这里也就不多写了。这些年,我前后向不少互联网公司投过简历,有像“完美世界”这种永远都是石沉大海的,也有运气好的时候,能进入像搜狐/京东/快手这样的互联网公司,跟一些优秀的人共事的,当然也不可避免的会遇到一些恶心的人。也有像阿里/百度这样“三面三败的”,多年以后回想起那些年的“三面三败”,我并不觉得是自己运气不好,反而觉得是老天在帮我,避免让我进入像漩涡激流一样的公司里浪费生命。

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多年前自己没有咬着牙去北京,现在的自己不知道会在哪个行业,进入一个怎样的公司,遇到一群怎样的同事。但是我并不后悔,总的来说,当年去北京发展的决定,以及自己后来在这些互联网公司的人生走向,是利大于弊的。收获方面,除了在技术方面获得了极大的提升以外,也算是攒了一笔小钱吧,以至于现在可以利用这笔钱去实现一下自己的人生理想。不过,多年的互联网工作经历也对我的身体和精神方面造成了比较大的伤害,现在的我,焦虑与失眠已经比较严重,有时候甚至需要借助安眠药才能使自己入睡。因为一直996的缘故,这些年我也错过了不少感情方面“可能是对的人”。所以我总劝人,不要羡慕互联网从业者,高工资背后必然伴随着高代价。我知道自己再也不会回到国内的这些互联网公司做技术了,过去的这段从业经历是我人生道路上一笔宝贵的财富,我会一直铭记。

4 Comments

The easiest way to build a http/ftp server with Python

Build a HTTP Server

# Python2
python -m SimpleHTTPServer port

# Python 3
python -m http.server port

Build a FTP Server

pip install pyftpdlib

python -m pyftpdlib -p 21    # notice: it's ftpd, not ftp

# if you want a username and password
python -m pyftpdlib -u USERNAME -P PASSWORD

A powershell script could run in Windows

Set-ExecutionPolicy RemoteSigned -Scope CurrentUser
Set-Location -Path D:\Download
Start-Process -NoNewWindow python --version
python -m pyftpdlib -p 21 -u USERNAME -P PASSWORD
Read-Host -Prompt "Press Enter to exit"

Advanced Usage

from pyftpdlib.handlers import FTPHandler
from pyftpdlib.servers import FTPServer
from pyftpdlib.authorizers import DummyAuthorizer


authorizer = DummyAuthorizer()
authorizer.add_user('python', '123456', 'F:\\Working~Study', perm='elradfmwM')
handler = FTPHandler
handler.authorizer = authorizer


server = FTPServer(('0.0.0.0', 8888), handler)
server.serve_forever()

Reference
https://blog.51cto.com/phyger/5182139

Leave a Comment

pproxy简单介绍

pproxy是一个简单的小工具, 顾名思议它是一个临时的代理小工具. 下面介绍其使用方法.

安装

服务端和客户端都可以使用如下方式进行安装

pip3 install pproxy

服务端运行

pproxy -l ss://aes-128-gcm:[email protected]:3389

客户端运行

客户端简单运行

pproxy -r ss://aes-128-gcm:[email protected]:3389 -vv

然后客户端会提示”Serving on :8080 by http,socks4,socks5″.

客户端建立http代理

sudo pproxy -l http://127.0.0.1:8080 -r ss://aes-128-gcm:[email protected]:3389 -vv

然后客户端会提示”Serving on 127.0.0.1:8080 by http”.

客户端建立DNS tunnel

由于ss(AEAD)协议不支持udp, 因此我们只能换用socks5或者tunnel (raw socket)协议来支持udp.

服务端:
pproxy -ul socks5://0.0.0.0:3389

客户端:
sudo pproxy -ul tunnel{8.8.8.8}://127.0.0.1:53 -ur socks5://ServerIP::3389 -vv

然后客户端会提示”Serving on UDP 127.0.0.1:53 by tunnel”, 可以在客户端使用dig @127.0.0.1 dropbox.com检验tunnel效果.

1 Comment

How to add or remove a directory from media library on Windows

在Windows 10系统里添加一个文件夹到media server里非常容易. 仅仅需要右击文件夹, 并选择”Include in library”即可. 但是要把这个文件夹从library里移出来, 可能就稍显麻烦了. 下面介绍解决方法(点击可以查看大图).

Windows 11系统里, 也很容易, 打开”文件夹选项“, 按如下所示操作即可

Leave a Comment

鼻炎手术

虽然已经出院好几个月了, 但是还是想写点什么来记录一下这次鼻炎手术.

知乎上有一个关于鼻中隔手术的帖子, 有个上海的患者说他手术前全麻, 手术后鼻子里被医生塞了止血抗菌的材料整整3天, 导致那3天只能用嘴呼吸, 3天之后才感受到了“世界的美好”. 另一个患者说他在美国做的鼻中隔手术, 做完以后医生当天就让他回家了, 第二天鼻腔一直血流不止, 于是他打电话过去问了一下医生, 医生说没事, 果然第3天流血的情况好了一些……

看到那个帖子的时候, 我是有点犹豫的, 我深深知道用嘴呼吸是一件很难受的事儿, 但是考虑到, 要难受也就难受3天. 而且, 看起来我也有一些“非做不可”的理由, 比如, 我需要赶在离职前还有医保的状况下解决一下鼻炎问题, 同时, 我也需要赶在出国前夕解决一下自己身上的小毛病, 避免把“鼻炎”这份难受带到国外. 于是, 尽管纠结了好一段时间, 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走进了这家著名三甲医院的耳鼻喉科.

事后回想起来, 自己还是too young too naive了. 其实稍微想想也知道, 如果真的是一个小手术, 怎么可能做”全麻“! 最早去医院检测的时候, 我看到这个著名三甲医院里有一片郁郁葱葱的园林区, 里面种满了各种植物树木, 和一些假山假水啥的, 我猜是给住院病人的休息区. 我天真的以为, 住院的时候, 我可以抱着笔记本在这片园林区度过那难受的3天. 当时的我, 根本就没想过, 现在是疫情期间, 怎么可能让病人在医院内部到处走动…. 进入耳鼻喉科的时候, 我发现楼层是感应门, 从外面进来需要刷卡, 或者按门铃让里面的护士开门. 办理住院手续的时候, 被告知能活动的范围仅限于耳鼻喉科这一层, 前台护士警告说如果擅自跑出去”后果自负“…

手术过程由于是全麻, 所以是没有知觉的. 不过人生头一次被推进手术室, 还是感觉挺奇妙. 比如, 一大早2个护士就推个移动病床到门口, 并让我脱的全光光的躺上去, 盖上一层白布把我推出楼层, 推进电梯, 又推进手术室. 当时我心想, 我还没做手术呢, 让我自己走过去不行吗? 让我没有料到的是, 手术后我鼻腔里的止血抗菌材料塞了整整7天, 那7天的难受可想而知, 虽然之前长年鼻塞, 但至少可以用一些日本的抗充血剂来让鼻腔暂时通几个小时, 现在回想起来, 这7天的时间可真是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如果一开始我就知道鼻腔会完全丧失7天的功能, 我可能最终不会去做这样一个手术. 我多次要求医生提前把鼻腔里的填充材料取出来, 都被拒绝了, 他告诉我, 之前有过一例因为提前取出材料导致鼻腔大出血被推进急救室的案例…

除了因为填充物导致全程鼻腔丧失了7天的呼吸功能, 也会有一些别的问题. 比如, 做完手术的48小时内, 鼻腔一直血流不止, 需要不停的更换棉纱. 每换一次, 基本上那小块棉纱都被鲜血染的透透的. 之前也听说过术后的第一天夜里基本上是无法睡觉的,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由于鼻血一直流, 加上用嘴呼吸导致口腔异常干噪, 差不多就是一夜无眠. 我还记得第二天早上, 护工走进病房的时候, 发现我半边脸都被鲜血染红了, 而且由于过了一夜, 我脸上的鲜血都干噪的”结痂“了. 吓的护工赶紧拿了块湿毛巾进来把脸上的“血痂”擦洗掉. 她一边擦一边说, 如果我这样子被护士长看到了是要处罚她们的…

我旁边病床的小哥差不多是跟我同一天做的手术, 不过他的鼻炎手术跟我有些差异, 他的鼻腔也没塞填充物. 术后的那晚, 我听到他一直在哼哼鼻子, 好像也是很不舒服的样子. 第2天, 护工把我脸上的血迹擦干以后, 我看到他也起床了. 这时我才发现, 他的半块枕头都被鲜血染红了…

当时我才真真切切的领教到, 原来一个小小的鼻炎手术, 竟要这般遭罪.

2 Comments

一个句号

怎么说呢,今天是我在国内某知名互联网公司的last day。总算是要解脱了。

一大早起来还担心自己交接的工作不够详细,怕接手的同事处理不了,于是在公司内网的文档平台更新了一篇关于调用ES的api文档,结果不到2小时,自己的内网帐号被完全注销了,苦笑了一下。还想着再发个远程会议交待几句工作呢,看来没有必要了。

像我之前呆过的互联网公司一样,这里虽有大牛,却一样的内卷。虽然平时累的像dog一样,却一样有着关系很好和舍不得离开的好友同事。过去这2年多的经历像电影一样闪过,很想写点什么来记录一下,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写。

在我入职这家公司的第2个月,就通过某蓝色社交app加上了某位同事的微信,他叫墨墨。一个又高又壮浓眉大眼的山东男孩。他性格很好,人见人爱,还自诩有个硕大的屁股。后面总能在微信上看到,谁谁谁拍了拍墨墨的大屁股。以至于后来,大家都拿大屁股开玩笑了。

那年9月,我在单位健身房workout的时候,突然一个小哥走过来,低声问了句:小哥哥,你是彩虹吗?

我当然听懂了,是的,这位小哥后来成了我的健身搭子,我们都叫他silence。我和silence无数次在健身房挥汗如雨,一起成长。还经常评头论足健身房里哪位同事好看,哪位同事身材好,那真是一段开心的岁月。

再后来,认识了新来的实习生诺一。他应该是有社交牛逼症,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把公司里外的好看的男神们都加了一个遍(当然,也包括我),甚至加了好多外地的男神。我一度在想,这货要是登上了曼谷沷水节的红地毯,那还得了,可能就是当代邓文迪了。

离开北京的那天晚上,他们3个都来送我。像往常一样,我们各点了一杯蜜雪冰城,一边闲聊一边溜街,再次体验了一次这轻松惬意的感觉。

分开的时候,我告诉他们,我只能陪你们走一段路,后面的路,要大家自己走了。江湖很小,我们有缘还会再见的。

跟他们3个人相处的时候,是我在这家互联网公司最开心的时光。有了他们3个的陪伴,让我的这段灰暗的路程上增添了一些色彩。我总说,他们3个,是我在这家公司里最宝贵的资产。

到了今天,我在这家公司的经历,算是完整了划上了一个句号。

在京工作了整整十年,大大小小的公司也算是经历过了。稍候应该会写一下,我呆过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帝都公司的感受吧。

2 Comments

调用Elasticsearch API查询数据, 并将数据导出为csv格式

1, 调用Elasticsearch API查询数据

下面的命令是一条标准的查询语句

curl -XGET http://127.0.0.1:9200/my_index-*/_search -H 'Content-Type: application/json' -d'
{
  "size": 10000,
  "query": {
    "bool": {
      "filter": [
        { "match_all": {} },
        { "match_phrase": { "id": 20202162488675 } },
        { "match_phrase": { "my_site": "www.zhukun.net" } },
        { "match_phrase": { "log_level": "error" } },
        { "range": { "@timestamp": { "gte": "2022-06-09T00:00:00.000+08:00", "lte": "2022-06-09T23:59:59.999+08:00" } } }
      ]
    }
  }
}'

2, 将查询到的数据导出为csv格式

首先, 我们将上面的命令查询的结果重定向到a.json文件中, 然后使用jq命令将json中的数据导出为csv

jq '[ .hits.hits[]._source ] | map(del(.message)) | (map(keys) | add | unique) as $cols | map(. as $row | $cols | map($row[.])) as $rows | $cols, $rows[] | @csv' a.json > a.csv

3, 一些注意事项

3.1 查询命令里的”size”: 10000表示查询结果的最大显示数量, 受到ES的index.max_result_window的限制(默认限制是10000条), 如果要修改此限制可使用如下命令:

curl -XPUT http://127.0.0.1:9200/my_index-*/_settings -H 'Content-Type: application/json' -d'
{
  "index": { "max_result_window": 50000 }
}'

3.2 关于jq命令的用法

  • [ .hits.hits[]._source ]表示将所有结果放在一个list里
  • map(del(.message))表示删除结果里的message这个k-v
  • map(keys) | add | unique表示提取所有的ke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