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我在洗浴中心工作的日子(二)

七,东北客

  来我们这的大多是青岛人,有时候也能碰到外地的,那就倒霉了,往死了弄。一天,酒店来了4 个中年男人,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我们就盯上了,因为他们要了一桌子的海鲜,3 瓶酒鬼,我到餐厅的吧抬看了看,还没吃完帐单就已经达到3000多了,听口音是东北人,觉得应该是我们的大生意,就派服务员送了4 张免费洗浴券,可能你觉得我们免费送洗浴是赔了,那你就错了,想这种情况很少能单纯洗洗澡就走的,不扔上个千八百的基本上走不了,这4 个人看见我们送的免费券果然很高兴,答应吃完饭上去玩玩。

  半小时以后,4 个人摇摇晃晃的上来了,这时,像介绍服务这种活我已经不干了,但面对这种大生意,需要我亲自出马,一顿胡吹乱侃后,我知道他们的心里开始痒痒了,三下两下洗完澡就躺到的休息室里。

  那晚,4 个人全都要的双飞全套,每人还做了推油,其实现在的洗浴中心推油和打炮是在一起的,而我们当时是分开的,推油单独算一个钟(380 ),加上足疗,修脚和保健按摩,这4 个人的总消费达到了7000多,前两天看帖子有几个伙计被某洗浴中心黑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其实我们这7000多真还不事黑的,每种项目都明码标价,他们的确都享受了,结帐的时候收银说7360时,4 个伙计眼都不眨,领头的事个老头,从衣服兜里掏出个破钱包来,靠,一厚沓100 的,足有10000 多,连打折都不打就结了,结完以后估计还能剩2000多吧,我觉得不能让他们这么走了,就上前和那老头说:“大爷,我们这还有KTV ,要不去唱唱歌?”老头可能被折腾的不轻,还有点虚,说:“算了,下次吧”。“大爷,我们这有艳舞,小姐在房间里给你们跳,很好玩。”我说,老头一听马上来了劲头,估计他妈没怎么出来玩过,和旁边的人商量,“好,去看看!”老头皮笑肉不笑的说。

  我赶紧让服务员领他们去KTV ,然后入安排小姐,挑了个波大屁股大的,没想到小姐还拿把儿,说不会,我说你表啊,进去随便扭两下就完了,比你躺那还省事,小姐想了想去了,我们这房间的艳舞定价是680 元二十分钟,挺黑的,KAO ,估计他们的钱也不事他们自己的,弄吧,小姐进去后,我让服务员往里塞了一桌子酒和干果,打开音乐带上门,让服务员看好,别溜了。就这顿折腾,他们有造进去2000多,结帐的时候,钱不够了,我们很爽快的给他们打的折,老头的钱包就剩几张单块的了,连打车钱都没有了,我从吧抬支了50块给了老头,他竟很感激的说谢谢,后来很长时间我都觉得对不起那个大爷,因为我送他们上车的时候挺他们说他们到沙子口,天知道50元够不够。

八,赖子

  在那工作的2 年里,碰到过几次那种赖子客人,就是那种没钱还要来穷显摆的主儿,有一次,有4 个人拿着3 张免费券来了,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弄来的免费券,四个人穿的都像民工似的,但顾客是上帝,再说,有很多到我们这来的人是不能看穿着的,像前面说的那4 个人,穿的都很土,可身上有点钱,所以,我们一般都不太看重穿着,可这四个人却的确是四个很穷的主儿,在浴室里洗了TM有半个多小时,什么干蒸,湿蒸,海水浴池没有不试的,这还算正常,到了休息室,什么都不要,就看电视,好说歹说才要了壶茶水(30),我就觉得这几个人没什么戏了,因为很晚了,服务员都下班了,我很盼着他们早点走,越这么想他们还越不走,有个伙计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这哪行,于是我走过去说,我们要下班了。这样那四个穷鬼才极不情愿的去更衣室了,要不说这几个人杂马(青岛话,意思和龌龊差不多),先穿好衣服的三个人连说都不说,就走了,剩下一个老货结帐,麻烦来了,他非要给他们免一个浴资,我说,“先生,你们已经有三张免费券了,就单纯洗了个澡,也没什么别的消费,没法再免掉那个浴资了”。没想到那个老货竟然火了,意思是来这么多人也不给优惠。要不说,你没钱就老老实实的,别那么多毛病,一个浴资48加30块钱的茶水,一共就78块钱,他竟然还让我给他优惠,各位看官,你们说是不是很滑稽?于是我很坚决的说,“没法再优惠了,一共78元,谢谢。”前面我说的这些话都是用普通话说的,老货一看以为我是一外地人服务员,很不耐烦地说:“我不给,爱怎么样怎么样!”,草,还真没见着这样的,虽说我自己一个人值班,但我根本不憷,能开这么大的洗浴中心我们老板也不是一般人,于是我用青岛话告诉他:“你不给走不出去这个门,你信不信?”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人了,他一看我这么说,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说:“好好,不跟你叨叨了。”说着把钱扔在吧抬上,我拿了钱看都不看他把找的钱扔给了他,最让我窝火的是,这老货,快走到门口了,最里嘟囔一句:“草,小BIANG 的(青岛人的口头骂)”。我当时火噌就上来了,正好吧台上有瓶科洛那,拿起来就拽过去了,BIANG 老货倒也俏,一闪,跑了,*** ,废老子一瓶酒!

  还有一次,也是4 个男的,洗完澡后,都要了小姐,可有一个卷毛伙计过了一会说,换换,这很正常,有很多客人,可能当时挑的时候离的太远没看清,或者小姐身上有味的,换换很正常,于是就给他换了一个,没想到,过了10多分钟,小姐出来了,满脸不高兴,我问她怎么了,小姐说,衣服都脱光了,全身都摸了,又说不要了,我想了想对她说,没事,一会再说,就进去问那个人:“哥,再给你换一个?”“算了,不要了。”他说,我当时不好再说什么,因为他的那三个朋友都还没出来。过了一会,他们要结帐了,我就给他算了100元,怎么说小姐都脱了,也摸了,给100 不过分吧?这4 个人可能是由一个人请客,还不是换小姐那个人,人家很痛快,什么都没说,可这老卷毛伙计不算完了,说:“我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要100 ?”我说:“哥,小姐都脱光了,你该摸的也摸了,给人小姐100 意思意思吧”“不行不行!不用给!”卷毛拉着那个结帐的人不让给。我接着火了:“你不给,走不出去这个酒店门你信不信?”不过这次这句话没起作用,呵呵,“我不信!”卷毛说。拽着其他的人就走,可能是我当时说话太气人了,结帐那伙计也不管了,跟着就走了。我一看,这他妈多没面子,于是叫了几个服务员,换上鞋,一边跟着他们往酒店门口走一边用对讲机和楼下的保安说:“小王,有四个人在桑那少给钱了想走,先拦下!”这招果然很有用,我们几个走出门口的时候看见他们的桑塔纳被栏在门口,卷毛还下来准备开骂,还没等我们动手,就见走在最前面的保安上去揪住卷毛的头发一膝盖就顶地上了,还问我们:“是不是他?”我刚想上去踹两脚,另外那三个人也下来了,拉着我说:“小哥,算了算了,他喝大了,算了算了。”说着掏出100 元塞给我,“不好意思昂,不好意思”结帐的那个人说。我说:“哥,我也就看你人不错,你回去跟他说说,以后出来别这样!”“好好”,那伙计点头哈腰的坐车里了,另外两个人把卷毛扶起来塞到车上,那窝囊废一句话都没说,4 个人开车跑了,估计再也不敢来了。

九,小姐

  各位可能会奇怪,怎么现在才提到小姐,其实,小姐们的事是最多的,各种年龄的,各个省的,各种模样的,还有各种叫床动静的,我们的小姐一般都再晚上过来,如果没地方住,可以住再桑那,一般两个人一个房间,也没什么事,就是看看电视,这些人整天都不见阳光,我有时都担心她们能不能发霉。其实,自从我当上领班以后,小姐们都对我很客气,甚至说是巴结,所以基本上我是不会为她们做什么事的,比如给她们往房间里送饭(一般都是方便面,她们不方便出来,都由服务员送进去)。有一天,服务员比较忙,小姐打内线说要吃饭,我一看没别人,就泡了两碗给她们送进去,这个房间里的两个小姐是刚来的,还没上过钟,但知道我是领班,可不知道其中一个小姐是不是犯病,我进去的时候她再那练踢腿,穿着我们的按摩服,TM还真像练摔交的,工作时间我一般很少和她们说话,进去放下就准备走,没想到那个小姐腿还真流到,朝我头就是一下,虽说没碰到的我的头,但脚尖掠了一下我的头发,我这人很忌讳别人碰我的头,何况是个女人还是用脚,当时火就上来了,我拿眼瞪她:“想死你?”如果当时她说句话,或者嘿嘿笑笑也就罢了,毕竟她们是挺无聊的,我知道她开玩笑,可这SB什么都不说,还用眼睛瞪着我,草,这不是找揍吗,先说明一下,我从来都不打女人,之前之后都没有过,但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加上心里觉得她们很贱可能,我上去毫住她的头发就拽到床上了,另外一个小姐在床上躺着,被我吓的噌就躲一边去了,那SB小姐用手揉着头皮(估计当时用劲不小)怯怯的看着我,没刚才那股牛X劲了,我瞪她:“草,再看?”吓的她赶忙把头低下了,这时另外那个小姐才缓过神来,过来说:“哥,她开玩笑那,别上火了。”前厅还又不少事,顾不上和她们多叨叨,说了句:“想在这干就老老实实的,不想干就滚!”就走了。其实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真她妈不时什么好东西,一个男人竟然动手打女人,这钟行为一直令我不齿,直到今天我还很瞧不起打女人的男人,但自己却曾经那样做过。

  还有一个印象比较深的小姐是“波霸”,与其说她是小姐倒不如说她是“大姐”,波霸当时有30多了,具体多大忘了,记得当时她说孩子都上学了,那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青岛本地小姐,来第一天,穿了件紧身大红露肩毛衣,那对大胸可以称的上是“爆乳”了,我记得她那件毛衣都被撑得感觉快开线了,走一步晃三下,当时我还开她得玩笑说:“大姐,我觉得你不用下面干活了,上面这对篮球就够了”。呵呵,别看她年纪大,上钟率却非常高,可能她那对爆乳帮了她很大得忙,有得客人竟然可以来了等她,别得都看不上,弄我的我一直有种冲动想试试“爆乳”究竟怎么个厉害法,但后来聊起来才知道她挺不容易的,老头瘫了,什么也不能干,还有个上学的孩子,家里挺困难的,她白天从来不过来,晚上也从不在这过夜,而且走的很早,一般接上一两个活就走了,以致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就一直没碰她。排钟的时候也尽量先济着她来。后来“爆乳”走的时候还给我两条“泰山”,我也没要,她也成了我为数不多的没上过的小姐之一。

  其他的小姐基本上没什么深刻的印象了,除了一个模特般身材的“东北妹”,“东北妹”身高大约有178.9的样子,长的很好,大长腿,屁股很圆,小胸脯也很结实,喜欢穿一身像陈燕穿的那种紧身连衣裙,也穿一双长桶靴,走起路在很有节奏,有几分气质,叫起床来特别凶,不比俄罗斯的差,开始的时候我一直一位她得有25.6 了,最后才知道她只有19岁(我看过她身份证),小姐真的都普遍显大,估计是生活没规律的事吧。“东北妹”也一度让我产生了“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做鸡的疑问,后来我值班的时候她没走,聊起来,才知道她开始的时候在东北开了个小服装点,觉得不怎么挣钱,就开了个美容店,是正儿八经的那种,后来和一个常去做美容的小姐熟了,觉得做小姐挣钱多,先是做夜总会的小姐,只坐台不出台,没多长时间就被拉下水了,只要给钱什么都做,最后还是觉得在桑那干挣的多,我问她,要干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她说,在干个3.4 年,挣点钱回东北开的小店,找个老实男人嫁了,其实和“东北妹”的这种堕落过程一样的小姐有很多,基本上都是这么回事,在青岛的服装店,有很多是以前的小姐开的,看她们的穿着的和她们开的店的颜色就能看出来,还TM像个鸡窝。

  不知道别的城市的小姐都来自什么地方,青岛的基本上有那么几个区域:东北的最多,然后是安徽,湖南的,再就是四川,贵州等地方的,青岛本地的只见过“爆乳”一个,到现在也没再遇到过。

十,安全套

  安全套在我们那是种十分常用的东西,而且需要储备很多,小姐和客人做时用的TT都是由我们提供的,刚开始到桑那的时候,给小姐往房间里递TT的时候,心里老扑通扑通的跳,甚至,在打扫房间的时候看见垃圾桶里用过的TT心跳也会加速,老想着TT的主人是种什么感觉,这也不奇怪,因为我当时还是“处男”。其实现在也可以称之为“处男”——处理了N 个小姐的男人,呵呵,在和陈燕上床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坚持用TT,因为我非常非常害怕得病,但有一次,我没经受住一个小姐得诱惑,没穿“雨衣”就进去了,那小姐得功夫的确了得,一晚上连做3 次,不是我性欲强,我当时几乎天天都做,根本没想过一晚上还能来3次,整个晚上我都躺在那里不动,全是她在上面忙活,3 次结束后,她竟然还想要,我说不行了,被你榨干了都,我当时很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有如此强烈得欲望和体力,因为那个小姐长相和身材都不赖,每天上钟也不少,完事后她跟我说了一句话,我差点昏过去,这B 躺在我怀里一本正经的说:“我有爱滋病”。,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全身的血都往头上涌,噌的坐起来,喊了句:“你真的假的?”“真的。”她很镇静的说了一句。我靠,我当时真想扑上去掐死她,“我干你娘。”我骂她。“你故意弄我?”我继续道。这时她噗哧一下笑了,说:“我骗你的,看把你吓的。”她虽这么说,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说:“你妈的,能不害怕吗?你到底有没有 那病?”她笑了笑说:“我得不上那么高级的病,逗你玩那。”我舒了口气,说:“去你妈的,如果是真的,我非弄死你。”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没底,心想一定要去检查检查,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怎么了,回到休息室就觉得那儿有点疼,当时的确很恐慌,觉得可能真得上病了,现在想想很可笑,就算真的被传染了也不可能那么快有反应啊,可那时不知道,就决定明天一定去医院检查检查,其实,后来我了解到,就算是艾滋病携带或者感染都不可能那么快检查出来,至少要在一个月以上,被那SB吓的我,又去医院检查了好几次,而且还换了不同的医院,前两次我不相信我没事,医生还骂我:“你还盼着得病啊?”估计他一定觉得这个人很SB,但我要得就是他这句话。那小姐第二天就让我想办法让她滚蛋了,MD吓死老子了。从那以后,无论看上去多干净得女人,我都坚持用TT,想想那SB小姐还真帮了我。

十一,服务员

  看见这个标题,大家可能会感到奇怪,你不是早已经当上领班了吗?再说,服务员又什么好写的,错,其实,在我们那的服务员事还真不老少来。自从我当上领班以后,我就特别留意新来服务员的的表现,想看看他们是不是和我当初一样,呵呵,其实很搞笑,我发现在我后面来的服务员的好奇心比我还强,有一次,我到按摩房拿东西。路过VIP的时候,看见一个来了没几天的小服务员趴在门上听小姐叫床,看见我过来了,赶忙装作没事一样在那擦地,小脸红红的,我就装没看见,靠,都了解,这种事我当年也干过,了解了解!装没看见是可以,但我要让他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因为,如果让客人发现他在打炮的时候外面有人偷听,会投诉我们的,草,到时赖我们让他阳痿了怎么办?可能连小姐钱都收不回来了。于是我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不咸不淡的说:“小李,干活的时候千万不要影响客人休息,知道吗?”小孩可能猜到我什么都看见了,脸更红了,说:“知道了,领班。”像这种刚刚到社会上工作的小孩,肯定对很多东西都很好奇,何况是在我们这种地方,其实,从侧面警告他一是为了不影响客人,二是要他们知道,在这干活,多做事,少说话,不该看的不能看。这也是为了他们好,记得又一次,有个客人像个混混,在更衣室换衣服,可能这B的xx长的有点个别,小而且包皮,脱了衣服基本上就看不到JJ,只能看见一丛毛毛,可能在更衣室服务的小服务员觉得挺好笑的,就不自觉的笑出了声,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被那混混听见了,我觉得他自己的xx长成那样肯定自卑了不是一年两年了,看见一个小服务员都笑话他,当时就火了,上去就把那小孩踹倒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不是我们一个劲的拉着陪的笑脸,估计那孩子能被那“小xx”跺死。所以,干我们这行的,最好有多奇怪的东西或事都当没看见,否则真容易惹祸上身。

  在我们桑那,只有一个岗位可以有女服务员存在,那就事休息室,别的地方全是赤条条的“人虫”,所以,酒店招聘过来的女服务员都被安排的休息室,面对这种“希罕货”(说希罕是因为,除了小姐,我们再也没有女员工了,而小姐们服务员又不常接触)他们都很殷勤,给小曼办事腿也离索,但即使这样,我们的休息室女服务员还是经常换。因为什么那,是这样的,我们休息室里是两台落地大背投,除了可以看卫星电视以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放三级片或者A片,男服务员基本上没什么,有的也像我当时一样,时不时的溜达过来看两眼,而女的就不大一样了,记得,有一次刚来了一个中专生,正赶上那几天VCD坏了,所以基本上看的都是卫星电视,“中专生”,很开心,还对我说,她的工作太好了,每天都可以看“凤凰卫视”,我当时暗想:小样,等VCD修好了,让你看更刺激的!说实话,我长那那么大还从没见过女孩看 A片是什么表现(除了小姐),那天我真的见识了,那小曼的脸一直红倒脖子根,一晚上低着头,但还有声音啊,又不能把耳朵堵起来,和我说了几次要走,我说,那哪行啊,这是上班啊,当时,我竟然还禽兽不如的想:她下面会不会湿了,想回去SY啊。但我真的想错了,第二天小曼连招呼都没打就不来了,一个星期的工资也不要了。她的走让众男服务员郁闷了好一阵子,可能他们也在想自己的工作是不是真的很龌龊。

  好在酒店的人力资源部有不少储备“人才”(要知道我们酒店在青岛的规模不小),前面的小曼走了,不几天就会有“新人”到来,就这么走了来,来了走,也不知换了多少,最后还真来了个不怕死的。在这一干就是一年,这次,我没留给众服务员机会,她成了我当时上过的唯一一个不是小姐的女人。这小曼当时也只有20,染着一头黄毛,好像在别的酒店做过几个月的服务员,长的说实话一般,但不难看,上她是因为从她来第一天我就发现她咪咪不小,对了,一直没说,别人有“处女情结”,而我却有“巨乳情结”,呵呵,还有一点是, “小黄毛”的眼睛里透出一股子骚来,也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被她的咪咪吸引判断失误,反正觉得她很好上手,后来发现我的感觉是正确的,“小黄毛”的确挺骚,也很好上手,加上我是领班,她来我们桑那工作不到一个星期就被我上了——不是处女,而且在床上非常疯狂,喜欢女上势。“小黄毛”让我最喜欢的一点是:她的性和爱分的很清楚,“和你上床不代表我喜欢你,那是因为我想要。”这是她的原话,第二天她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上班继续工作,这正是我想要的啊,看到这您可能会奇怪,你TM几乎一天上一个小姐,怎么还会喜欢长相一般的“小黄毛”?这您就不知道了,我当时虽说上过不少女人,但没有一个是“良家妇女”啊,虽然“小黄毛”也挺骚的,一个星期就搞定了,但心里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点我也说不明白。而且,和“小黄毛”做可以在宿舍里,也可以过夜(我租的房子),但小姐就不可以,不是不行,是我不想让那些小姐知道我的住处罢了,麻烦。所以,自从“小黄毛”,来了以后,我还真“冷落”(用这个词是不是挺无耻的?呵呵)了不少小姐。在和“小黄毛”的N次ML里,有一次有必要写一下和大家分享。有一天,我下午上班去的早,竟然没几个人来,就到员工更衣室去换工服,(因为女员工少,我们男女用一间更衣室,轮着换)正当我脱的只剩小裤衩的时候,“小黄毛,”一下闯了进来,她可能以为来的早,里面不会有人,进来看见有人,竟啊的叫了一声,仔细一看是我,就笑了,说:“你先换吧”,说完就想走,我一看有这种美事,一把把她拽到怀里:“小样,吓老子一跳,不补偿一下?”,小黄毛还装正经:“讨厌,快上班了,来人看见不好”。我哪管那么多?三下两下把她的裤子扒了,在更衣厨拿出个TT套上,从后面硬生生的捅了进去,搞的她直叫唤,这使我更加兴奋,那种感觉不知道有没有朋友体会过,在一个小小的更衣室里,偷偷摸摸的,随时都会有人闯进来,你必须速战速决,不知为什么看到她的裤子褪到一半在腿上,我有种在强 J她的感觉,所以几分钟就泻了,虽然时间短,但巨爽!说来也挺险,我们刚提上裤子收拾好,就进来个小 “猴头”,(服务员)东张西望的,我瞪了他一眼,出去了,再看看“小黄毛”,顶着小红脸出来了,靠,你TM原来也知道脸红啊,我想。

十二,小哥

  先解释疑下“小哥”这个词,“小哥”在青岛有着和别处不同的含义,大多数情况是指那些“疑似”H社会成员的人,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在青岛,无论比你大还是小的男性,你都可以喊他“小哥”,似乎这两个字都不代表年龄大小。有再洗浴中心工作过的朋友可能会知道,像洗浴,夜总会这样的场所总是和“小哥”分不开的,有两种意思,一是,你需要“小哥”来给你看场,二是,别的道上的“小哥”也会来找你的事。同样,我们也脱离不了这些人。有的朋友可能会认为 “看场”是真的在那看着,当然这种情况是有的,但大多数时候,所谓看场的人是不在现场的,都是场子出了事才会过来,起码我们这是这样的。我们这看场的几位 “小哥”是老板的关系(具体是什么关系我从来不打听),他们很少来,一般4.5个人,一个月能来个3.4次,洗个澡,聊聊天就走了,头型都是那种“马蛋子”(在青岛意思是光头或者很短的头发),每个人都有文身,龙啊虎的,他们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比较有趣,脱光了以后,感觉就像在开“动漫展”,这些人也不大爱说话,一个个板着个脸,开始不熟的时候我都不敢看他们,后来比较熟了感觉这些人还不错,经常和他们讨论一下A片什么的,呵呵。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麻烦”过这些小哥,以致让我怀疑“养”着他们有什么用,因为他们来的所有消费都是免的,至于别的费用我就不得而知了。后来发生的事让我明白我的这个想法原来很愚蠢。

  别看我前面说的自己有多牛多牛,其实,有很多事情是要请示老板的,有很多决定是他定的,我只不过执行罢了。记得,有个东北小姐,长的一般,身材还可以,但要命的一点是她身上有狐臭,而且很重,虽然她用了很多化妆品掩饰,但还是很难闻,好像名字叫“点点”,当时来的时候我就对这个“点点”印象不好,因为长的不怎么样不说,主要是她说话很“吊”,还有些臭毛病,要求有住的地方,还要每天都洗澡,其实她提的这些,满足她没问题,可看不惯的是她的表情,想做XX还要假干净那样儿,让我很反感。但我又不能说什么,老板同意她留下,我只能给她安排。在我们这,一般都会给新来的小姐多几个上钟的机会,一是为了让客人有新鲜感,二是照顾新来的。我当时觉得点点可能长的不怎么样又那么吊,是不是活很好啊,那也行啊,在我们这不乏那种长相一般但上钟率很高的小姐,比如前面说的“巨乳大姐”,所以开始的那几天我给点点排的种就多一点,想看看她到底什么水平,可没想到一连5天,不下20个客人都不要她,有的是要了马上就换了,一个星期她只上过一次钟,还把客人弄得好恶心,出来和我说:“小哥,和她做还不如和我老婆做爽”。我问他怎么回事,那人说:“躺在那像条死鱼,让在上面还不情愿,不断的催我快点快点!”我知道这样的情况的确很上火,没办法,只好陪着笑脸给那人打了个折,这还不算,更气人的是我说了那个点点几句,她TM还一肚子不高兴,说那客人毛病多。我草,人家给钱了,没要求找你干吗?懒的理她,我把情况和老板说了,意思是让她滚蛋行了,可老板不同意,因为快过年了,不少小姐都回家了,剩下没几个,但客人却一点都不少,小姐就不太够。没办法,只能这样,在后面的那一个星期里,我就不太爱给点点排钟,太得罪客人,半个月后我们给小姐发工资(我们半个月一开钱),那个点点才提了1000多点,要知道,在我们这差不多的小姐最差半个月也能7000到8000,好的一万多,从这就能看出她有多烂了,可这B竟然朝我们老板发火,意思是不给她多安排,故意让她少挣钱,我一看这不是阴我吗?其实老板是知道的,别以为他什么都不管,我怎么排的他大体有数,于是老板就没怎么搭理她,和她说:“想干就干,不想就干拿了钱赶紧滚!”那点点倒TM也牛X,说了句:你们给我等着。就走了。我们老板本来想直接上去闪她的,可觉得是个BIANG的小姐,也没怎么地,倒也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可没想到过了几天我们老板接到了个电话,是个东北男人打的,意思是让准备10000块钱,他们晚上过来拿。很明显是那个点点找了几个东北人来找事,老板说:没问题,你们过来吧。遇到这种情况还是宁可信有不可信其无,虽说现在吹牛B的人多,但还是防着点好,于是就给那几个小哥打了个招呼,晚上过来。当时印象很深,刚6点多,我们那几个小哥就来了,一共6个人,穿的很滑稽,清一色黄色军大衣,我还奇怪,以前都是一身黑,死充H社会的,怎么今天都改口味了?后来才知道,他们带了两把五连发和几把砍刀,那也是我第一次见真家伙——看上去很旧,拿在手里很沉,用个破报纸包着。6个人一晚上没闲着,一会到酒店门口看看,一会又回来坐那聊天,一直到了12点多,以为TM不会来了,可12点半刚过,还真来了几个不知死的,因为我们提前和保安说好了,让他们注意打车来的几个东北男人和一个小姐(把点点的样子大体说了),所以一有差不多这样的几个人来就通知我们,前面几次都不是,这次是真的,我是在酒店大厅里看到那一幕的,记得当时一辆出租车上拉了3男一女,3个男的个头都很小,那个女的就是点点,确认是他们后,我们的人分两拨走了过去,那几个人刚下车,见了我们的人他们可能知道了,可晚了,2支抢已经顶上了,出租车以最快的速度溜了,剩下那几个倒霉孩子,他们可能没想到有这架势,吓的都抖擞,我们的人踹到就跺,一阵忙活,连女的带男的,都趴在地上没有人形了,然后让保安给打了个车,把那几个人弄车上,扔了50块钱让司机送到医院去。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和《古惑仔》里差不多的场面。过了那晚,那几个人包括那个小姐再也没什么消息。我们那几个小哥在我们那住了一个多月后也撤了,滑稽的是,后来我才知道,那两把枪里面TM根本没有子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