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我在洗浴中心工作的日子(四)

  后面的事情有一系列的巧合,也就是这些巧合改变了我的生活状态,甚至说改变了我的人生。

  自从新店开业以后,我就很少到老店去了,每个月去个一两次看看那边的状况,那边有一个主管和一个领班,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小孩,虽说生意没有以前好了,但还是不错的,其实也很奇怪,很多客人很“念旧”,虽然新店什么都好,可他们去过几次后还老是去老店玩,我问过其中几个,他们说,你们的新店是很好,可就是人太杂,去了怕碰见熟人,我知道他们的意思,因为前面说过,新店有很多是去单纯洗澡休闲的,也就是说有很多“正经”人去那里,这些老客人就是不愿意碰到这些他们不想碰到的“正经”人,这样说不知道大家是否明白。接着说我的那一系列巧合吧。

  第一个巧合,200X年X月X日(我把日期模糊化,希望大家理解),我的一个朋友,几年没见的朋友,说刚从新加坡回来,在电话里非要请我吃饭,本来那天晚上我是有事的,但禁不住他死拖硬拽,还是答应了,巧的是他选的酒店就是我们老店所在的酒店,吃饭的时候说了些什么就不在这罗唆了,无非是这小子到新加坡开始怎么怎么难,后来挣了点钱之类的。那晚我们喝了不少,两个人都有些醉意,吃完后我说,我们有个店在这,可以去看看,这小子一听眼睛马上亮了起来,其实我知道,他是个标准的色狼,估计在新加坡也没有大陆这么便宜的小姐,肯定TM的憋的这小子够戗,于是,我们就去了我们的老店,我的那两个小弟见我带了朋友过来当然不敢怠慢,立马给安排了两个波大屁股翘的,说实话,我那时已经对这些东西不是很感兴趣了,一是够了,再一个是我当时真把自己当成正经的管理人员了,在房间里什么都没做,一边做按摩一边和小姐聊天,问了问她生意怎么样和那两个小弟的表现(这也是我经常问他们的事),主要是看那两个小孩经济上有没有问题,其他的我就不怎么管了。我们的房间在我朋友房间的隔壁,由于中间是用简单的装修材料隔开的,隔音不是很好,整整一个钟,那小子就没安生,把那个小姐搞的哭天抢地的,我在那边一个劲的苦笑:真是久旱逢甘露啊。出来后,我问他:小哥,折腾的不轻啊?他拍着我的肩说:老兄,不瞒你说,我好几年都没这么爽过了。完事后,朋友说有事要走,本来我也想一起走的,可喝的的确有点大了,让服务员把他送上出租车,我自己进蒸房去醒酒。

  出来后,我躺在休息室休息,就在这时,就听见大厅里有人吆三喝四的,我还以为有人来找事,过去一看,好家伙,10多个戴大檐帽的警察,说执行公务,要找负责人,其实当时我要是装作客人也就没什么了,但这种面子我见了不少,以前经常有警察来“执行公务”,就是走走过场,我怕那俩小孩应付不了,就过去说:我是,有什么事?领头的看看我说:你是经理?我们怀疑你们这有卖Y漂C行为,要搜查。说着拿出一张搜查令来在我眼前晃了晃。我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一是,这帮子人我都没见过。二是,他们有搜查令是有备而来。还好,他们来的不早不晚正好,前面的客人刚刚走,后面的还没来得及要呢,我心里想:草,牛X什么,一会你们就瞪眼了。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说,“没问题,我们一定配合。”我说。领头的看了我一眼喊了句:搜!于是10多个人就想寻宝一样在店里搜了起来,前面我都说过,无论用过的和没用过的TT我都做了妥善处理,就是防这一手,心里想:今天让你们连根毛都搜不出来,看你牛X什么。在他们搜的时候,我趁机赶紧给老板打了个电话,老板没说什么,问没什么问题吧?我说应该没有,接着他就去打听这次到底是什么名堂,为什么连他都不知道。

  约莫过了10多分钟,那10来个人气乎乎的出来了,我就知道是因为没找到什么上火了,我也不说什么,问了句:哥,还有什么要配合的?看来这帮子人真是立功心切,竟然让我们把吧台所有的抽屉都打开,非要找出点什么不行,我心里暗笑:草,难道抽屉里能藏个小姐不成?没办法,人家说打开那就打开吧,吧员多多嗦嗦的(后面大家就明白他为什么哆嗦了)把抽屉打开了,当翻到最后一个抽屉时,我傻了,抽屉里放着一堆碟片,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什么碟片了,我当时非常纳闷,这些东西我早就吩咐服务员扔了,怎么会在这里呢?后来才知道,那吧员也TM是个小色狼,没有机会来真的,就看那些东西发泄,我草,我当时就想把那小子生吃了。领头的像发现宝藏一样拿了出来,放在我鼻子低下说:MLGB的,这是什么东西?恩?我没当然没什么可说的,就瞪着那小子吧员,他当然明白我的意思赶紧说:那是我自己,我自己……留着看的, 不……不是这里的。那些警察是表子,他们当然知道这玩意是用来干什么的,既然别的没抓到现行,弄点这个回去也算没白来,拍完了照以后指着我们四个人说:你你你你给我带走。就这样,我们4个人被带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我趁他们不注意偷偷的和那三个小孩说:这些东西抓到了没办法,别的东西没抓到现行,他们没法把我们怎么地,打死也不能说别的事,否则我们都死的很惨。在平时,我都给他们贯彻过这种意思,他们也知道,如若构成真正卖Y不是几个月能出来的。所以,他们对我的意思都心领神会。接下来的事情不用多讲,无非就是质询什么的,由于,别的没有抓到,只是找到几张碟片,在质询了2晚一天后结果就出来了:我们四个分别被处以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原因是:传播淫秽物品。其实这个处理在平常来说应该算比较重的了,后来才知道,当时全市组织大清查,严打“黄赌毒”,几个区的警力互换,行动之前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们就赶上这么个B点,不是老板在外面使了力气,估计15天都算少的了,老板由于当时没在现场,再说毕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又有些门路,罚了他几万块钱了事,我们4个当晚被带到了看守所。这就是我所说的第一个巧合,正好TM那天我朋友请我吃饭,又正好是在我们老店所在的那个酒店,又又正好我那天喝多了没和他一起走,又又又正好那小B孩吧员没把那些碟子带回家,就这么几个正好凑成一晚上的巧合,我就被带进了我这一生再也不想去的地方。

  第二个巧合。当晚,我们“到站”以后,由于老板事先打了招呼,我们有幸可以4个人呆在一个号里,一直到那时,我才知道,我手底下那个主管对这些东西很熟悉,他曾经因为打仗来过这种地方,刚到那时就和我说:哥,没事,这地方我熟,没人敢动你。我当时TM哪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没办法只有死充了。领完了“住宿”用品之后,我们被带到了6号还是8号房间了,忘了,反正那数挺吉利的。一个房间5张上下床住10个人,我们一到就算“客满”了。进门的时候那六个人有的在打扑克,有的人在睡觉,GJ走后,一个在床上躺着的“马蛋子”站起来走了过来问:怎么进来的?我说:打仗!之所以没说那件事是因为第一是怕被人笑话,二是怕受欺负。马蛋子听了后不阴不阳的说:妈了个B的,和我说话先叫哥!说着就想抡起拳头捣我,主管没令我失望,噌一下挡到我前面和马蛋子说:嫩妈了个B,别嫩娘的些毛病昂,都他娘的在所来待了好几晚上,都妈的一肚子火,差不多就行了!(这里可能很多朋友看不明白,是正宗的青骂,意思是:都在派出所里待了好几个晚上,很上火,别没事找事,在青岛人看来我这个解释有点多余昂)。马蛋子一看我们4个人,也怕吃亏,就没再叨叨什么,说:草,娘了个B,都老实点行了。其实,后来才知道和马蛋子一起进来的有2个人,他们3个也是打仗进来的,还有4天就到期了,在我们来之前,这个号一直是他们控制,剩下的那3个2个是赌博进来的,还有一个小孩是小偷,都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废话,罪大恶极就不只进这里来了)。

  由于我们和那3个人都是青岛人,再加上他们看我们4个也不是什么善茬儿,第二天,他们就和我们称兄道弟了,大家一起吃饭一起打扑克,相处还很融洽。说到这,大家可能会问,哪有什么第二个巧合啊?马上就讲:在那两个赌博的老大哥里面有一个人是我们老店的常客,姓杨,和我非常熟悉,我叫他杨哥,是做贸易的,很喜欢玩“龙虎”,自己开了个公司,有些银子,玩完龙虎喜欢到我们那洗澡,但从来不找小姐,就是在休息室看电视什么的,由于我是学贸易的,慢慢的和他熟悉了,每次他去我都在休息室陪他聊天,又加上我对龙虎还有些了解,就非常谈的来,除了在店里聊天,我们还经常在外面喝酒唱歌什么的,他就是我前面说的不愿意去新店的主儿。从当上领班以后一直到在那里面相遇,我们认识了也有1年多了吧,我的情况他基本上都知道,经常唠叨我说:你做这个真屈了,一个洗浴中心你都能想出这么多门道经营,干贸易肯定不成问题,何况你还是学贸易的。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人家那是客套话,就没当回事,后来我真想去他那干的时候,我这又脱不了身了。杨哥开始见是我们进来了也挺吃惊的,像见了亲人一样,呵呵,在我们把马蛋子搞定以后就和我们聊了起来:原来,他比我们早进来5天,是在一家玩龙虎的地方被抓的,本来觉得没什么,也就是罚点钱了事,可没想到也赶上严查,罚了好几千不说,还被弄了个治安拘留15天,任凭外面的哥们怎么使劲都没用,最后还是被带到这来了。本来他还想说什么,可始终没说,杨哥和我的关系没说的,我对那3个小弟说,好好照顾杨哥。

  4天后,马蛋子他们走了,走之前还要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出去时告诉他一声,来接我,我应付了过去,我知道,我和这样低级的还在马路上打仗的小混子没什么好联系的,我们不是一路人。他们走后杨哥才说:他刚进来的时候受了马蛋子他们不少欺负,朋友带给他的钱被他们都讹走了,说到这里有的朋友会问,在那里面要钱干吗?我解释一下,在看守所里有个小卖部,里面有方便面,矿泉水,烟,各种罐头,和一些小零食之类的,如果你吃不惯号里的饭,每周2次可以统一到这里来买你所需要的东西,看上去是挺人性化的吧,其实是为了挣我们这些人的钱,小卖部里的东西比外面要贵出两倍,但没办法,爱买不买,在这还可以简单的说说号里供应的饭:早餐是一大桶苞米面粥几个黑不溜秋的馒头外带几块喉死人的辣菜头(喉的意思是咸),中午是一大桶菜,运气好能飘着几块大肥肉,菜无非是土豆或者白菜萝卜之类的,随便剁把剁把扔锅里用水煮煮,饭还是几个和早上一样的馒头,晚上的和中午基本差不多。说实话,朋友们,这样的饭我吃上一两顿没什么,可要是天天吃顿顿吃,我承认我受不了,杨哥也是一样,本来可以拿那些钱买点好吃的,可全被卷走了,只能和大伙吃那些东西,而且还因为不爱听马蛋子他们的话而被闪耳光,在我们去之前受了不少罪,现在才明白他当时见了我像见了亲人一样一点都不奇怪。我说:杨哥,你怎么不早说,我们让那小子把钱还给你也让他受受那罪?杨哥说:算了,没多少钱,再说你们来了以后他也没敢再怎么样,我不想招惹这样的小混子,免得以后麻烦。我想想也是。其实,说实话,在那里面吃的方面基本没受什么罪,我让朋友给我带进来3000块钱,买的东西整整堆了一床底,难受的是没什么事干,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打打扑克什么的,那时晚上看《新闻联播》是我最珍惜的时间(里面有个小电视,每天可以看半小时电视),以前看一些书上说失去自由多么多么的痛苦,我都不屑一顾,觉得就是有自由你又能到哪去啊?可在那里的10天我深深的体会到自由的珍贵,也许没有这种经历永远体会不到吧。这10天虽然难过,但我和杨哥的关系又近了一层,他说了好几次,出去以后一定要好好谢谢我,还说让我到他那去干。我嘴上答应着,心里想,出去再说吧,外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200X年X月X日,是我满10天的日子,我们可以离开那个鬼地方了,要走的时候,我跟杨哥紧紧的拥在一起好长时间,我看见杨哥的眼睛有些湿润。

  他说:弟兄,嫩哥我真要好好谢谢你,但在这里不行,等我出去,我们好好坐坐,只要我能帮上你的,你尽管说。

  我说:杨哥你话说到哪里去了,我不图你帮我什么,咱聊的来,是缘份,出去再说,小弟先走了一步了。

  (其实我们应该是同一天出来的,他比我晚几个小时),我们4个收拾了从外面带进来的衣服什么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看守所的大楼(据说不能回头的),在院子外面,老板已经等了很长时间,见我们出来,从车里出来拍着我的肩膀说:让你受苦了,先回去好好洗个澡,然后我们出去吃饭。

  我说:哥,没什么,他们没找你什么事吧?

  老板说:我也到看守所待了两天,说了说情况,没什么事了。

  我知道,他说的轻松,不是他的朋友帮忙和钱的作用,他绝对没这么好过,再加上有我们几个做替罪羊,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我们先绕到看守所把暂扣的东西拿了出来(手机,手表,钱包什么的)然后回到了新店。

  在淋浴下面,我冲了很长时间,也想了很多,水从头上流下来,我低着头,想自己这几年,究竟都得到了什么?金钱?女人?快乐?我从一个刚刚毕业的毛头大学生,变成了一个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只想着挣钱的油子。到底我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其实,到后来,我做的并不开心,每次,我看到那些新来的服务生对新工作充满憧憬的眼睛,我都感到不安,这些天真简单的小孩,很快就会变得和我一样,甚至最后……唉,还有,这种没有安全感的生活让我心理压力很大,经历这次,我反而觉得放松了不少,仿佛感觉这种惩罚可以弥补一些我的罪过,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即便是能弥补我表面上的错,也弥补不了我心里的愧疚。这使我下定决心逃离这个地方逃离这个行业!

  晚上的饭吃的很丰盛,酒也喝了不少,老板说了不少话,基本上是很感激我,懂事之类的。我知道他的意思,无非是说我口紧,没有惹什么麻烦。这个我非常明白,我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也知道有什么后果,多说别的对他对我都不好。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只能说:

  哥,其实是我做的疏忽,这次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没有你帮着,我没有现在,以后让弟弟干什么没的说。

  老板听了当然很高兴。从包里拿出X万块钱来,说:不用急着回去上班,我放你半个月的假,你好好出去玩玩。

  说着把钱放在我面前。这是什么意思我也明白,第一是安抚我,让我出去玩玩散散心。第二是让我休息休息,尽量不在青岛,过了这一阵再说。我说:哥,你这是干吗?谢谢你给我的假,但钱绝对不能要!说着我把钱给他放回了包里。

  老板看我坚决不想要的样子,也没再洋机我(意思是没和我客气)。忘了说那3个小弟了,领班和主管又回到老店继续干活,每人给了点钱。那小吧员让我们老板开除了,本来老板还想找人再收拾他一顿的,因为害的他前后赔进去X万块,又到看守所里待了两天,非常上火。我劝老板,算了,他个小孩,不懂事,开了算了,别逼他逼的太急再惹出什么事来。老板听了觉得有道理,就这么算了。其实,我挺喜欢那小吧员的,中专生,学的是酒店管理,在老店1年多一直干的不错,本来想把他弄到新店干来着,可没想到出了这么个事,也挺可怜的,再弄他一顿我实在看不下去,正好认识个同行在别的店,就介绍他到那去做了。

  本来我是真想出去玩玩,但最终还是没出去,第一是我连个对象都没有,一个人出去也没什么意思,最重要的是,我想和杨哥好好聊聊,我知道这应该是我跳出这个行业最好的机会,那时,我非常佩服古人说的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用失去自由的10天换来这么个机会,如果能成我觉得也值了。没几天杨哥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出来吃饭。

  前面我说过,以前就和杨哥挺熟的,也经常一起吃饭什么的,可聊的大多是玩啊赌啊什么的,不大聊他公司里的事情。这天,他找了家比较清静的酒店,在包间里,我们俩聊了一晚上,那一晚可以说是我这一生的一个转折点吧。

  杨哥的公司说大不大说小不小,20多个人,是一个正规的进出口公司,既有出口又有进口,进口的主要是各种木材,出口的则是高档实木家具,除此之外还做一些别的产品的贸易,有自己的加工厂,应该说不是那种纯粹的空手套白狼的皮包公司,是有实体的,公司是杨哥和一个很好的朋友两个人的,杨哥占大股,是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他的朋友基本上不在公司,就像只入股而不参与经营一样,只管年底分红。杨哥喝了不少说:

  兄弟,别看我整天又玩又赌的,但我对公司的经营还是有一套滴,开始的时候,我在一家国营家具厂干业务员,妈的,累死累活一个月不过开了千八百的,后来厂子完蛋了,我就自己干,那时候,你不知道啊,我们两个人,在居民楼里办公,除了一个电话一个传真一台电脑什么都没有,我用了6年的时间,公司搬到了青岛最好的写字楼,无敌海景,有个自己的小加工厂虽说不大,但机器可都是进口的,妈的上百万一套的流水线啊。我也就是从一年前才开始这么玩的,以前我根本不是这样的,每天只想着公司,连周末都不休息,最近我想通了,钱这玩意,如果攒着不花,都他妈是废纸!

  我知道杨哥喝的有点多,说:哥,以前弟弟没听过你公司的事情,今天我真的对你要刮目相看了,打心底里佩服你,真的。

  杨哥笑了笑说:老弟,没什么好佩服的,你一样可以,知道我为什么愿意和你聊天吗?你知道吗,我去过的洗浴中心还有玩的的地方不老少了,也认识不少像你这样的小头头,但没有一个我和他们单独吃过饭的,为什么?第一,不对我撇子(不对性格的意思)。第二,我还没见过一个像你这样把一个他妈洗澡的地方管理的这么头头是道的。你知道,我管理公司时间长了,有个习惯,不管去什么单位,我都喜欢观察那里员工的素质和能力,就说你们的老店,小服务员一个个都很有礼貌和眼使儿(眼力架的意思),老是能想到你心里去,我去了几次就知道我喜欢喝什么,喜欢一次性的浴衣,连他妈的我洗澡淋浴的温度都知道,你说我能不顺心吗?这些你都不知道吧?嘿嘿,但这是你的功劳啊?没有你平时的调教,就那些小屁孩知道啥啊?

  我笑笑说:呵呵,这些我还真不知道来。

  我嘴上说不知道,靠,我哪能不知道啊,从杨哥第一次去我们那里,我在休息室和他聊天很长时间之后,我就觉得这个人将来可能能帮到我,他走了以后我就马上给服务员开了个会,告诉他们,这是我一个很重要的客人,所有的人都给我瞪起眼来,下次来,给我记住他喜欢喝什么,喜欢什么样的按摩,喜欢哪个技师,洗澡喜欢凉还是热,喜欢看哪个频道。记不住的都用本子给我记下来。杨哥说对了一半,这些人这么做是我调教出来的是对的。只是我没想到,当时的精心调教,今天会真的帮到我。杨哥又说:老弟,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草,连他娘的进看守所都在一个号来,呵呵,要不是你,后面那10来天不知道还要受多少罪呢,当时我带进去的钱都被那帮子鬼孙子弄走了,吃你的喝你的,来,我也不给你多,这1万块前算你哥谢谢你的!

  说着杨哥把一沓钱塞到我手里。我什么也没说,拿起杨哥的包,拉开拉链,把钱给他放了回去说:哥,你这样就有点瞧不起嫩弟弟了昂,里面那些事都是弟弟应该做的,如果换过来,当时后去的是你,你是不是也这样做?为这么点事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昂。

  杨哥没说什么点了点头,拍了下我的肩膀,说:好兄弟,来,干了!

  我知道,他说的差不多了,该我进入正题了。我给杨哥点了根烟说:哥,弟弟不想在那干了,你能不能麻烦给找个地方。杨哥哈哈一笑说:草,他娘的,以前我就想让你跟我干,看你好像很不舍得那地方似的,我就没再提,今天终于忍不住了?呵呵,找什么地方?跟我干行了,嫩哥保准亏待不了你!

  我知道他会这么说的,但我还要给他再打个预防针,我说:哥,我很想跟你发展,我早就求之不得,但我做这一行做了这么长时间,学的那点东西都忘的差不多了,我知道干贸易英语绝对得好,可我现在他妈的英语也忘的可能连高中生都不如了。杨哥笑笑说:我知道,没问题,有嫩哥在,你只要不是文盲就行,哈哈。

  他说完我们都笑了。我端起酒杯拽了句“cheers”然后一饮而尽。这杯酒,可以说是我有生以来喝的最舒服最爽的一杯酒,后面杨哥又说了些有关玩的东西,我就没什么心思听了,一边附和他一边在想:下家是搞定了,现在重要的是怎么搞定上家也就是我的老板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