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我在洗浴中心工作的日子(五)

  我前面说过,我曾经和我老板提过一次我想辞职的事情,可他根本不同意,那时主要是害怕我把他的事抖出去,但这次再提我觉得是不一样的,因为上次的事我被抓了进去,可我什么多余的都没说,事后他给的钱我也没要,所以我觉得这次他应该会同意的。可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休息了几天以后,我就去上班了,店里的事情就不多说了,一天,我看我们老板心情还不错,就和他说:哥,今晚有空吧?想和你说点事。

  老板说:没什么事,怎么了?我说:晚上一块吃饭的时候再说吧。

  其实我知道,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老板应该是猜到我想和他说什么了,这样也好,好歹他有个思想准备。晚上,我定了家酒店,在包间里,几杯酒喝下去之后我说:哥,我跟你干了这么长时间,你很照顾我,我也学会了不少东西,真的,真要好好谢谢哥。说完我端起杯子说:这杯是弟弟我敬你的,我干了!老板说:弟,说这些干吗?不照顾你我能当你大哥吗?今天是不是有事啊?

  我知道他明知故问,说:哥,我不想干了,你先听我说,当时毕业找不到什么工作,误打误撞干了这一行,多亏大哥你照顾,我才有今天,其实我很满足了,真的,可我觉得我最近压力越来越大,尤其上次,要不是没抓到现行,我这辈子就毁了,说实话,我真很害怕了,哥,再说,我本身是学贸易的,和我们这行一点都不搭界,我真不想一辈子就干这个了,哥,你能不能再照顾弟弟一次,让我走吧。

  老板抽了口烟说:弟弟,我知道你想走,上次你说了以后我没同意我就知道你心早不在这了,上次的事你的确做的有脑子(就是做的对的意思),给你钱你也没要,嫩哥我都记在心里了,你说的不用担心,后面不会在发生这样的事了,前两天我又请我那几个伙计(朋友的意思)吃了个饭,以后绝对没这事了,放心吧!
我知道老板会先留我的,我也知道,如果我留下,收入肯定会比以前还高,但我现在看重的不是这些,更重要的是我害怕有机会挣钱没机会花,想到这里我我喝了口酒说:哥,你对我太好了,弟弟都知道,可我已经心思很长时间了,真的不想干了,不过哥你放心,通过这次事你也能看出来,我不是那种不会来事的人,我明白自己该怎么做。

  老板笑了笑说:既然你主意定了,我也和你说说我的想法,对,上次你的确很会来事,不该说的一句没叨叨,这些我那些伙计都告诉我了,但你想过没有,如果这次你什么都说了,最倒霉的应该是你吧?恩?我虽然会有些麻烦,可总要比你好搞定吧?我说句不好听的吧,这次你这么做,一大半是为了你自己吧?

  听了这话,我知道老板没什么耐性了。他点了根烟继续说:我说的没错吧?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知道,钱不是那么好赚的,对吧?话既然说到这来了,我就直说了吧,上次你什么都没说,可我不敢保证你不干了以后什么都不说吧?

  我刚想说话,他接着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是不是要说,你和我又没什么仇,表了才那么做。我知道,你不用说了,实话告诉你吧,我这人谁都不相信,到时候再出了事,你不在这干了,我找谁去?

  听到这我只觉得后背直冒冷汗,我明白他的意思,无非就是怕我不干了以后,那些以前他得罪过的人会找我给我点好处阴他,还有就是怕再出了事警察找到我把所有的事都抖搂出来,而我完全可以说自己什么都没做。(这里面可能有很多朋友不明白,只要我不在那做了,再出事时不在场,基本不会有我什么事,就算有也很好搞定),我自己心里明白,我绝对不会像他说的那么做的,可是一旦一个人坏事做多了就谁都不敢相信,总觉得身边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出卖他。我知道,现在就这么一条路了,就是继续在这干下去,一直到出事被抓或者老板栽了。老板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我没什么好说的,心里却非常上火,妈的,难不成还死在这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板也不在说什么了,他站起来,夹起包,走的时候撂了句:你再考虑考虑,考虑考虑。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胆气,没好气的说了句:不用考虑了,就这么地吧。

  老板在门口愣了一会,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守着一桌子的菜,可后来没想到就是我最后那句话,差点毁了我。

  有的朋友会奇怪:你怎么那么死心眼?你离开青岛就是了,他还能天涯海角的追你不成?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想过,我不走有三点:一,我是国际贸易毕业,但毕竟只是个专科,毕业几年又都干这一行,学的东西早就扔的差不多了,在外地人生地不熟,可能除了干老本行没有别的机会做别的正经行业了。二,杨哥对我不错,公司也很有希望,又正好对我的专业,我觉得在这里干会有些发展。三,我是个不愿离开家乡的人,家人都在青岛,我受不了一个人在外地生活。正当我为难的时候,事情就像曲折的电影情节一样出现了非常的大转折,让我经历了莫大的痛苦和折磨。

  和老板谈完后,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在新店上了几天班之后,我和老板说,我想出去玩玩,请了几天假。要走的前一天晚上,我把车停在新店门口,把钥匙扔给保安让他去把车洗了,第二天开到我的住处,我就回家收拾东西去了。谁知道就在我回家以后,事情发生了,先说当时发生的情况:我走了以后没几分钟,我们老板开车回家,走到他家附近的一条小路的时候,忽然从路边冲出5,6个人来,把车拦下,把我们老板砍了,车的玻璃也被砸烂了,被人送到医院后全身缝了40多针,腹部被捅了两刀,还折了2根肋骨,只听听这些就知道那些人下手非常狠,几乎要废了他。我是第二天因为保安没给我送车,打电话到店里,店里的服务员不知为什么支支吾吾的,一再问才知道的,我正想去医院看看,这时杨哥打电话找我去喝茶,我就把这事说了,杨哥说:弟,你们店里的人没打过电话给你吗?我说:没有啊。杨哥说:我预感不大好,你千万别去医院,马上到我家来。我也忽然反应过来,马上打车去了杨哥家。到了杨哥家以后,杨哥说:草,我觉得不对,昨天晚上到现在为什么没都没给你打电话啊?我隐约感觉你们老板以为是你干的!昨天晚上还没来得及找你!怕你跑了连个电话都不打。我听了杨哥的话突然咯噔一下(因为我和老板谈辞职的事全都告诉他了)!当时脑子就一片空白,声音都抖擞了:哥,我草,坏了,怎么办啊?杨哥说:你别慌,我怕你会吃亏,先找个地方躲躲吧!我说:我要是躲了那不更证明是我干的了吗?杨哥说:你表了?那几个人打完全都跑了,你又怎么能证明不是你干的?你们经理认识那些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妈的,在找到那些人之前不先弄死你啊?到时候你肯定挨上了,而且会挨顿大的,最后就他们知道不是你干的,你和谁说去?不是白白挨上吗?先躲了,也许过几天等警察抓着那些人了,你也就没事了。我觉得杨哥说的也有道理,说:那好吧,我回去拿上东西就走!杨哥说:我看你真表了,你现在回去不是自己送上门去吗?你带够了钱就行了,什么不可以买啊?没有我这有先给你点。我想想也是,说:不用了,谢了,哥,那我就先走了,等弟弟回来再好好谢你!杨哥说:你也不用走的太远,去济南吧,那里有个我很好的朋友,他会给你打电话的。从杨哥家出来,我直接打了个车,和司机说:去济南!那司机高兴的不行,我肯定那是他这辈子接的最远的活了。

  很快我就出了市区,上了高速,回头看看远去的青岛,心里非常难受,我还会回来吧?什么时候回来呢?在车里我几乎是躺在了座椅上,看着飞快往后退的护栏,想:人原来可能会在预期的时间通过预期的地点,但,通过的目的却不同。如果不发生这些,我也将通过这条高速路,可那是我自己开着车,目的是去散心而这次……

  济南我以前是没去过的,比我想象的要远些,出租车飞快的在高速路上驰骋,一直以来我坐出租车都是习惯坐在后面的,除了安全以外,因为我不喜欢和司机说话,这次我同样坐在了后面,司机几次想和我聊天,我都没搭理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广阔的田野,不知道到了济南会怎样,也不知道要在外面待多长时间,甚至……我不敢再想,在接到杨哥的短信以后我就把手机关掉了,我几乎是蜷在座椅上,感觉非常无助,这种结果是我几年前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的。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的我竟然睡着了。

  “小哥……小哥……”迷迷糊糊听到司机喊我,睁开眼一看,天都黑了。

  司机说:“小哥,到济南了,你看你去哪我送你过去。”

  我说:不用了,我在这下车就行。

  付了车费,我在济南边上下了车,找了个公用电话,按照杨哥短信上的号码给他的朋友去了电话,让报亭的老板说了说我的位置,杨哥的朋友说十分钟后过来接我。没过多久,看见一辆“雅阁”停在了我面前,我知道是杨哥的朋友到了,就上了车,杨哥的朋友叫程XX,比我大不少,于是我就喊他程哥。程哥是杨哥以前单位的同事,厂子夸了以后也自己出来做了,由于以前负责济南市场,就在济南开了公司,现在做的也不错,估计和杨哥的关系很不错。

  程哥把我带到了济南XX酒店,之前都登记好了。到了房间里程哥说:老弟,嫩杨哥和我说了,你是他很好的朋友,有点事来济南几天,让我照顾照顾,具体的什么事他没说我也不打听,在这你尽管放心,有什么事找我好了,杨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我说:程哥,这次麻烦你了,弟弟会记着你的。程哥笑笑说:没什么麻烦的,还没吃饭吧,走,一起去吃点。

  我说:不用了,程哥,我现在还不想吃,不麻烦你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小弟以后还要麻烦你呢,谢谢了。

  程哥也不和我客气,说:那好,这酒店一楼有餐厅,想吃可以下去吃。说着,他把车钥匙掏出来递到我面前说:这车你现先用着。

  我把他拿钥匙的手推了回去说:哥,谢谢,谢谢,不用了,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开车也不知道怎么走,我要是出去打车就行。

  程哥说:那好,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电话。送走了程哥我想:怎么好意思再麻烦杨哥的朋友呢,杨哥已经帮了我不少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每天都在酒店待着,第一次感觉到一个人独处的时候竟然这么难过,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青岛那边到底怎么样了,杨哥嘱咐过我,不要给店里的任何人打电话,最好连青岛的人都不要联系,可我最终还是没听杨哥的话,因为我的心里太难受了,晚上经常做恶梦,感觉自己随时有可能崩溃,于是在JN待到第5天的时候,我忍不住给我前面说的那个主管打了个电话,觉得他跟我那么久应该没问题。

  在电话里他说:老板派人找我都找疯了,我住的地方也有人在里面住着,车也被拿走了,而且更糟糕的是,警察也在到处找我,老板虽然没有报案,可当晚去了110,120什么的,他又伤的那么重,警察哪能不管,可老板并不急于让警察找到我,因为他知道,警察找到我可能就被判个几年和赔些钱,不会有什么皮肉之苦,如果被老板先找到了就不一样了,后面的事情一件不会少不说,之前肯定会被打残废的,他受了这种气怎么会就那么算了呢。我没敢告诉主管我在哪,事情这么严重,我不敢随便相信任何人。他对我说的这些,其实也料到一些,如果老板真的认为是我做的,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妈的,他不狠也干不到现在这样。当时我心里想的竟然是盼望警察叔叔赶紧破案,我想我这辈子再也不会像那时那样对警察叔叔有那么高的期望。哦,还忘了说明一点,我当时一直是在外面租房子住的,父母的住处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开始干的时候是住集体宿舍,没必要让他们知道,后来,我觉得让店里的人知道我家的住处没什么好处,今天看来这个决定是对的,还有一点很幸运就是,当时去应聘的时候因为考虑到青岛市内几个区的户口比较好找工作,我做了个假的身份证复印件,上面的家庭住址是假的而且都被拆迁了,所以我不担心他们能找到我的家。事后证明我有意无意做的这些对我帮助很大。

  知道了那边的情况之后,虽说心里没那么难受了,可却有巨大的恐惧包围着我,有时服务员收拾房间时不经意的一个眼神都令我害怕,在房间里感觉随时有人冲进来抓我,我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折磨,于是我决定出去转转。济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出了酒店门,我像个白痴一样不知道去哪好,不经意间看见有家饭店的名字叫“WS湖全鱼宴”,突然想起来济南靠WS湖很近,心里对自己安慰着说:草,来了济南不能不去WS湖看看啊。于是打车直奔WS湖公园。

  在海边长大的我没想到湖竟然也可以这么大,我找了家小饭店,就在湖边,吃饭的桌子都摆在外面,不小心就能掉到湖里面,我胡乱点了些服务员推荐的特色菜,要了一捆啤酒,自己喝了起来,人在不开心的时候原来真的很容易醉,几瓶下肚后我就感觉有些晕,站在湖边,看着一望无际的湖水,脑子里什么都不愿意想,原来湖大了也可以有浪,湖水一次一次的拍打着岸边,我突然觉得好像站在了青岛的海边,只是没有那咸咸的海草的味道,不知不觉的,竟然有眼泪从眼里滑了出来,顺着脸颊哗哗的往下淌,可笑的是,我当时居然想到了一些电影情节,以前看电影的时候,我看见演员连眼睛都不眨眼泪就可以哗哗的往外流,我一直都觉得是假的,而现在,没想到人在极度悲伤和无助的时候流泪是这么的简单。我的这些举动,把小饭店的人吓了一跳,他们都很紧张,一个小服务员过来说:哥,你小心点,这里的水很深的。我靠,他们还以为我想干什么呢,我可从没那么想过,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有多凶险,可这几年在社会上的历练,我可不会像那些电影里的傻子那样想不开呢,妈的,怎么又往电影情节上想了?我把剩下的酒喝完,摇摇晃晃的在湖边找了家小旅馆,躺下后很快就睡着了,那也是我在外面的那些日子睡的最香的一晚。

  第二天,我给程哥去电话,想找他喝茶聊聊天,我太闷了。(我在济南买了张当地的电话卡)。电话接通后,程哥在电话里几乎是用喊的说:你去哪了啊?我往酒店打电话没人接,去了酒店发现你一个晚上都没回来,也没退房,你上哪去了?我这才想起来没给程哥去个电话说自己来WS湖了。

  我连忙给他赔不是,说:哥,真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我现在在WS湖呢,在酒店里待闷了,出来走走。

  程哥的下一句话让我的心猛的一颤,他说:今天早上杨哥来电话说,你老板知道你在济南了,正派人来找你那,你是不是在济南碰到认识你的人了?我听了这话后很慌张,说:没有啊,我在这里哪有认识的人啊,我从来没来过这,杨哥是怎么知道的啊?

  程哥说:你老板的一个小弟和杨哥关系不错,他也觉得你不敢做这样的事,是他告诉杨哥的。程哥说的那个老板的小弟我认识,虽说不是什么正经人,但人还算仗义,是杨哥老婆的妹夫。

  我突然间没了主意,说:那怎么办?程哥说:算了,正好,你别回酒店了,赶紧从WS湖那边打个车走吧。我说:那好,我知道了,谢谢哥了。

  程哥接着说:老弟,嫩哥就也就能在济南帮帮你,别的地方我就帮不了你什么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注意安全,保重啊!挂了程哥的电话,我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死的,脑子里竟然又出现了电影情节:一个人跑路,他的弟兄对他说:大哥,千万别回来,现在白道黑道都在找你!我草,看来艺术还真是来源于生活,以前打死我都不会想到这句话会用到我身上啊,可现在他MD用在我身上再恰当不过了。

  我在路边买了张山东地图,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在地图上找个地方先躲躲了,之所以买山东地图是因为我压根就没想过出省,我觉得如果出了省不但离家更远了而且可能会更加无助。可我没想到的是,这张地图却陪伴了我很久,我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只能算是我地图上的第一站:TA。

  离开济南没有离开青岛那么难受,而替代这种难受的却是恐惧……

  TA给我的感觉比济南要好,整个城市显的很有气势,可能是有TS的缘故吧,我找了家不大不小的宾馆住了下来,这次我吸取了在济南时的教训,没有和任何人联系,虽然我很想知道青岛那边的情况。我尽量不出去,整天在房间里除了吃饭就是看电视,几乎每天都失眠,常常在半夜的时候被恶梦惊醒,说实话,我还真的不是很怕警察找到我,甚至有些想去“自首”(虽然他妈的不是我干的),因为被警察找到无非是质询,调查之类的,我根本就没做什么也不会问出什么东西,可经历了上次的事之后,我对看守所非常反感,虽说只有48小时,可这48小时却是非常难熬的,你几乎不可能睡觉,询问一遍又一遍,警察也是换一拨接一拨的,何况这次比上次的事情要大很多,估计会受更多的罪,可即使这样,也比被老板找到强的多,这个我不用说大家也能猜的到吧。

  在TA待了十几天之后我又先后去了YZ,WF,ZB,HZ,奶奶的几乎山东的城市我都去过了,每个地方待几天后我就又跑到别的城市,看到这大家可能会奇怪:干吗要换那么地方去,你的老板有那么大能耐吗?我想说的是,我不知道我的老板有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可在我给他工作的那些日子里,老板经常可以从各个不同的城市找到欠他钱的小孩,(至于怎么欠的钱就不用多说了)记得有次有个孩子,买老板的2手车,本来说2个星期内把钱交上,可那倒霉孩子玩“毒”一时没有钱给,就开着车跑了,去了江苏NT,以为出了省就没什么事了,可没过一个月,就被老板派的4个小哥给逮了回来,在回QD的路上就被打的不成人形了,因为车被那孩子卖了玩那玩意了,回来根本还不上钱,最后没办法家里人想尽办法凑了10几万才算把事了了。当时我每次想到那小孩的惨样我就浑身抖擞,想我这样的事,估计被干残了也很正常,所以我宁愿多花些银子,在这些城市之间来回“逃窜”。事后证明我这样做也上对的,老板当时的确在发疯一样的找我,据说还和那些小混混说,谁找到我,我的那辆车就是谁的,我草,我的半条命的价值生平第一次和一种物品的价值划上了等号。

  200X年X月X日,是我那些天最兴奋最开心的一天。那是我在HZ待的第10天,一大早,我正准备收拾东西去YT,杨哥给我来电话说:那天暗算老板的其中一个人被警察叔叔抓到了,正在看守所呢,估计很快其余那几个也会被抓到,让我不用再换别的地方躲了,老板的人也不在找我了,我可以准备准备回青岛了回来我再和你细说。我靠,你们不知道接到杨哥这个电话我有多高兴,就像你做了个很恐怖的恶梦正当你无法逃脱时,突然梦醒了,你发现一点事没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幸福,那只是场梦。我当时就这感觉,想想自己可以回家了,我竟然忍不住在房间里大笑了好长时间,像个表子一样,呵呵。

  第二天,我坐火车从HZ回到了我离开了2个多月的青岛,又闻到了那熟悉的气味。我没有和别人联系,直接去了杨哥家里,杨哥看到我说:弟弟,你瘦了。我听到杨哥这句话后,眼泪又哗的涌了出来,杨哥走过来搂住我的肩膀,说:好了,兄弟,没事了,没事了。我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想忍住不哭,可是不行,眼泪一个劲的往外流。杨哥等我平静下来说:我派人去看守所打听了一下,那天晚上的那帮人是一个东北小姐和她的相好的找的。(这个东北小姐我认识,在我们老店里做过。)因为一些事我们老板欠着她2万块钱没给,她走了以后认识了个小混混,成了那种男女朋友,小混混一听有这样的事,当然要在女朋友面前威风一下,就找了几个人,在我们店门口盯了好长时间,等我们老板单独出来的机会,他也知道我们老板的厉害,所以不敢在白天的时候下手,那天晚上黑灯瞎火的正是个好机会,我们老板就出事了。本来很容易联想到是她做的,可过去时间太久了,谁能想到那么长时间的事还记在心上啊,加上我当时TM的说那句气话,于是一系列倒霉的事就轮到了我头上。其实这样的情况很难抓到的,错就错在那小混子不该贪财上了,听说当时老板把手包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其中一个人打完了顺手把包拿走了,后来这个人吸毒被警察抓了,在他住的地方搜出来这个包,才知道是他们做的,像这种级别的混子,只要抓到一个,别的就都跑不了,我回去的第二天,所有的人就都被抓获了,在当地的看守所还算立了一大功,他妈的,我这些天过的什么日子,谁会知道我也是受害者。过了几天,我回到我住的地方,几乎成了间空房子,能拿走的都拿走了,坐在没被搬走的沙发上,我心里很不是滋味:难道做了这些年就这么个结果吗?一大半积蓄买的车也没了,房子里的东西也没了,这些天在外面也花了不少钱,我TM还剩什么了?以往,老板一口一个弟弟叫着,妈了个B的出了事,连自己的老窝都什么没剩下,草,什么狗屁弟兄,全都是为了利益的利用!这些年,我替他挣了多少钱,每天新店老店里的现金收入,我拼了命分到才是九牛一毛!现在还还全都飞了,唉,报应,真的就是报应!其实这些原本就不属于我!也就是自己的几件衣服还被留着,是不是只有这个才原本就是我的。这样也好,自己心里可以平衡点,这样的我就干净了。很多的时候不是你说你干净了,你就真的没有干系了,还是要和老板见上一面的,事情算是一个结果也要让所有的主角都可以最后对话,其实我很想要去见他,但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第二天,我买了点水果去了他家,老板真的伤的不轻,虽然出院了,可还是包的像个木乃伊似的,身上,腿上都缠着绷带,看到我来了,老板也没怎么吃惊,可能他知道我回来了吧。我坐在他的床边说:哥,真没想到会这样,现在好些了吧?

  老板的脖子还不是很利索,木木的说:唉,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没什么大碍了,再有一个多月就差不多了吧。

  我说:哥,希望你明白弟弟我为什么在外面待了那么长时间,希望哥明白。

  老板的态度让我很吃惊,可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整天在穿上躺着也会想很多事情,他说:兄弟,你哥我在社会上这么多年,当然明白,换了我也会和你那样做的,这些天,我也在想,做人其实不能做的太绝,你当时说的对,像我们这样的人谁能保证每天都平平安安的,我怎么也觉得有些够了呢?弟?

  老板的这番话让我的心平静了不少,我觉得我可以跳出这个该死的地方了,但嘴上却说:哥,这次的事别多想了,是那帮人不张眼,敢找你麻烦,以后不会了。停了停我接着说:哥,以后,我就不能再跟着你干了,小谢和小陆他们(那个主管和领班)脑子挺灵活的,老店新店都能给你顶起来,以后有用到弟弟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绝对不多叨叨一个字。

  老板看着我说:恩,大哥知道你小子不只是干这行的料,以前嫩哥委屈你了,我也不死留你不放了,你干别的一定也没问题的,你的车放在我楼下,你拿走吧,以前的事,哥对不起了。

  我说:哥,别,车你留着,你这次的事多少和我有些关系,我很过意不去,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你的,你留着好了。

  我说这些并不代表我大公无私,谁TM不知道车是好东西,这些天在外面,我充分知道有辆车是多么重要,可我不能要,先不说老板是不是真心实意给我,就算是真的还给我我也不要了,这样近乎一无所有反而让我觉得好受点,话说回来,老板现在的话我哪敢全信,他在社会上这么些年,早变的事事都惟利是图,变得比谁都现实,以前就经常用些真真假假的话来敲打我,我早就不吃这套了,那些东西既然被拿走了,我就没想再要回来,呵呵,老板接下来的话,你们就知道我说的是对的了。

  他拍了拍我的手说:好弟兄,好,那些东西我不会动的,你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来拿,记得常到店里来看看。我靠,我还回来拿?还回来看看?去死吧!这辈子我都不会进那里半步!

  从老板那里出来,我真的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我知道,我没有真正的“安全”,老板没那么简单完全相信我什么都不胡说,所以,我决定从我走的那天起,以前的事情,不对别人多说半个字,杨哥那里随时都可以去的,于是,我回家待了1个多月,也好久没这么陪陪老爸老妈了,所有的事情,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外面这么多年也早养成了个习惯就是对家里人报喜不报忧,父母只觉得我平平安安的就好,何必让他们知道那么多呢?

  没有多久我就正式到杨哥的公司里上班了,一直没有大白天起来这样早,在太阳光下面挣钱感觉就是不一样,呵呵,可笑! 我象刚毕业的菜鸟看谁都是前辈.整天接触的事和人完全不一样,自己连说话的样子也开始谦虚,没有人知道我过去是是长在阴暗潮湿墙壁上的壁虎.有的时候看见同事白衬衣深色领带拿着一叠叠A4稿纸,TMD几年前的自己一直就是想要的就是这样啊!!!学的专业早忘的差不多了,还好,有杨哥在,大家很热心的,没教多久,安排我的工作就上手了,也没觉得有什么难的,其实能在晚上习惯走路的人,大白天的走路不会滑倒.我也一直是这样肯定自己的能力……

=====================================================
=====================================================

  告诉给所有的年轻人,其实生活有的时候精彩,充满激情,甚至绚烂,但是那些都是瞬间~~就像一年里你又能看见几次美丽的彩虹和太阳雨?其实有一个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收入还行,有个爱自己的人在你身边关心你,或者有个你爱的人让你牵挂,每天起床吃饭上班下班看电视上网,很平常~~~我也就是一个很平常的男人,也到了而立之年,走在路上,与你擦肩而过,我们对视好像很熟悉,知道吗,在网络里我们相互关注~~~~感谢所有看我帖子的人~

3 thoughts on “[转载]我在洗浴中心工作的日子(五)

  1. 嘿嘿伙计青岛的呀
    刚看你的日志还不知道你那的再往下看越看越像青岛的
    之后看到你提才知道真的是青岛的,兄弟看来你经历了很多的事呀!
    http://www.yuchengmao.cn

    1. 呵呵,这是第5个章节,我在第一个章节里写清楚了是转载的,因为我也是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上次偶然看到这篇文章,觉得好有感觉,于是就转载过来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