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性做做爱

本文是转载的,文中经历非本人经历。只是觉得写的太他妈的好了,情不自禁就想转载了。
原文地址:http://www.douban.com/note/168116217/
原作者地址:http://www.douban.com/people/nyeren/,嗯,应该是这个家伙写的,但是不能十分确定

我承认我在性欲面前毫无保留的保持着动物的本能,上半身通常对下半身处于无所适从的状态,欲望袭来的时候,脑子往往受到棒子的支配,飞扬的荷尔蒙让所有事物都染上情色的味道,因而也生出不少荒唐事。

年少的时候,对于性事还是一知半解的状态,也仅仅是从健康教育书里老师从来都不讲的那一章里明白自己的小JJ还有别的功能,但对于这种功能如何实施其实毫无头绪。后来父亲带回一个肌肉按摩器,自己常常拿过来玩,却并没有意识到这将成为我性事启蒙的重要工具。

偶然一次,自己打开开关,手没拿稳,按摩器落到了双腿之间,瞬间一种不可言说的感觉涌上了大脑,那个时候还小,还不到说性快感的时候,可那种颤抖和摩擦的奇妙感觉却让自己禁不住想要更多,按摩器和性器之间的摩擦带来持续不断的新奇触感,使自己深陷其中无法停止手中机器的律动,层层叠叠的感觉不断加深,直到某一瞬间脑中一片空白,经脉一紧,全身的力气都泄了去。那时候还没有东西喷出来,可这一瞬间的强烈冲击让我彻底沦陷在这个为时过早的游戏里。

后来好长一段时间,我每天都会和这个按摩器温存许久,直到某一天,粘稠的白色液体在那一瞬间沾湿了裤头,我才有些意识到这个游戏似乎并不是如我自己之前想的那般简单。可惜那个时候,网络还不普及,VCD也都是稀罕货,否则那个时候看到自己湿乎乎的下体也不会那么惊慌失措,我觉得自己得了病,但奇妙的是,我竟然明白自己只要远离那个按摩器“病”就会好了,于是,在最初的失神之后,我定下心来,把沾湿的内裤脱下来,悄悄的扔到了院子里的大垃圾箱里,而那个按摩器我也就开始敬而远之,这喷白水的病自然也就好了,为此,我还庆幸了好一阵子。

后来,在院子里一新搬过来的玩伴儿的指引下,我才明白这不是病,而自己拿按摩器做的游戏也有了一个正式的名字。想起来还真是可笑,自己的第一次居然并不是交给了拇指姑娘,而是毫不相干的肌肉按摩器,这还真是奇妙的事情。

说起这玩伴儿,我倒想起另外一件事,而正是这件事才让我明白在所有周围的男孩子都开始讨论大妹子的柔软的胸部的时候,我想的竟是小伙子汗流浃背的胸肌,也让我第一次对于同志这两个字有了最初的认知。

之前说过,在孩提时代,VCD还是有些奢侈的东西,这也使得现在对性知识普及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的爱情动作片也显得颇为珍贵。那个时候想看一部A片要比现在要难得多,那个时候网络并不发达,想看只能放碟片,而那些珍贵的碟片都是偷偷摸摸在卖碟片的大叔手里拿自己买早点的钱换来的,而更珍贵的VCD机则往往是家庭条件较好的人家里才有,要想看身边就必须要有这么一个与你有着共同癖好的公子哥,而我这个玩伴儿便充当了这个角色。

我这个玩伴儿很早就对男女之事有所了解,而且远比其同龄人要丰富,在搬到我家附近跟我熟识之后,便常常以大哥的姿态跟我讲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事情。那个时候我总是恨没有早认识他,因为他懂许多我不懂的东西,而现在,我倒时常在想要是没有他,我或许会走上不一样的道路。

有一次,他拿着一盘碟在我面前神神秘秘的晃了晃,说这是好东西要不要跟他去他家看,我隐隐约约意识到这肯定和那些事情有关,颇为欣喜的答应了他。到了他家,他父母正好一起出差,家中就剩下我和他,他把那碟片放到机器里,然后就跟我坐到了沙发上,于是,我人生第一次看A片就在这闷热的房间里拉开了帷幕。

当电视里真正出现巨大的裸露身躯时,我还是一下子就脸红到了耳根,从来没有真切的看过别的任何一个裸露的男人或女人,那些丰满的乳房,甩动的下体,都是如此的新鲜,让人心潮澎湃。我一下子就起了反应,手不自觉的便放到了那里,可毕竟玩伴儿还在旁边,自己也颇为不好意思,可扭头看他的时候,他竟毫不在意,甚而至于他大大方方的掏出他的东西开始在我旁边撸管,他冲我笑笑,叫我也跟他一起,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自慰,也明白了我之前所做的那些按摩器游戏。

那天我最后并没有跟他一起做这个事情,在他邀我同行之后,我便仓皇的逃回了家,回到家之后却忍不住全身的燥热,手还是放到了不该放的位置,当两者相碰的时候,我体验到一种跟按摩器不一样的感觉,于是我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自慰,只是整个过程中,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玩伴儿和他自慰的样子。这也许时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喜欢男孩儿的,但这个过程太短,以至于我并未深入想过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后来,我跟玩伴儿再见面的时候就还是像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区别,他还是偶尔会邀请我去跟他一起看A片,甚至更多人一起,但那种打飞机的事情却再也没有发生过。

想来很多人都有过聚众看A片的经历,这也是一众基友想和直男发生点什么的最好借口,可那个时候的我还处于什么都不懂的状态,甚至连自己喜欢男孩都还不知道,那样的经历在现在看来,也就是一群知识匮乏的小孩的闹剧罢了。

到上初中之后,我对性事的了解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这要得益于我那个飞来的女朋友,其实她长什么样子我都有些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她嘴里总是夹杂着劣质香烟的味道和她特别柔软的乳房。

她是转校生,是从一个很烂的学校转过来的,转过来之后,不知道怎样就在学校里混开了,而那个时候的我毫不起眼,根本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可是有一次在她教室门口,我看到了她从包里掏出一根烟,她恰好转身看到了我,这一面之缘之后,我就跟她扯上了不大不小的关系。她的生活圈子里从来没有过我这样的男孩,因而对我这样弱不禁风的乖乖仔保有着怪异的新鲜感。我们俩得关系简单而直接,也不多话,她最喜欢就是在厕所门口抽烟,让我在外面守着,我就看着她一根接一根的抽烟,看到我在看她的时候,就会冲我喷一口,我就会被呛得连连咳嗽,她就会在里面哈哈大笑。

我已经记不起来我们是怎么样就开始滚床单了,只记得她白花花的身子让我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之前老是嘴上逞能,而真实和姑娘开始坦诚相待的时候,我却有些不知所措。她朝我笑笑,然后挥挥手,叫我坐到她身边。那女孩儿并不是第一次,她知道我这个时候在疑惑着什么,她主动吻了上来,而那一刻笨拙的我竟然把嘴闭得紧紧的。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接吻,可坦诚相待让我紧张得不知如何回应。那女孩却也不恼怒,她开始轻轻抚摸我,这让我逐渐安稳下来,接下来的一切就是男性的本能所趋了,如同所有男人的第一次一般,高潮来得极为迅捷。可完事的那一刻,我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饱足之感,相反心头竟是无比的空虚,一些奇异的片段从脑海里闪过,也正是那一刻,我才明白,我原来爱的并不是姑娘柔软的胸脯,而是男人硬实的胸膛。

那个时候发现这件事情的我是十分恐慌的,毕竟十多年的传统伦理道德观告诉我这是错的,至少这是不应该的。我害怕那女孩发现这一切,很快便和她分了手,她并没有说什么,我这种小兵卒在她的生活里本就可有可无。而这件事情的发现对我的精神几乎拥有摧毁性的力量,像所有要开始保守巨大秘密的人一样,那个时候的我常常处于一种惊惊乍乍的状态,一些小事情便能把我吓得不轻,可我还要尽力保持着原有的状态,那段日子暗无天日,整个人身心俱疲。

我想很多GAY都有过这样一段昏暗的时光,在自己出生的年代,在自己生长的小地方,在发现自己的那个年纪,困惑和慌张成了生活所有的重心,这种不一样被无限放大,却只能在心头埋藏,无人知晓,身体的本能也必须抑制,所有青春的萌动都只能扼杀在怀中。我小心翼翼的在父母,在同学面前掩饰着,隐藏着,费尽心神,那个时候想的,就是快点逃离那个地方,快点离开父母。终于,中考之后,我头也不回的逃离了自己原有的生活。在外地的高中生活,不一样的周遭环境让我释然了许多,而更为珍贵的是,我有机会去接触一些之前不曾了解过的东西。我花了好长的时间,才逐渐对自己的这一身份有所接受,才开始坦然面对自己喜欢男生这一事实。

在高中,我开始了我和男孩子的第一次正式约会。认识他是一次机缘巧合,他是我同学的好朋友,我们在一次K歌中认识,那个时候的我刚刚从无边的挣扎之中走了出来,他的出现如此的恰到好处。经过一段时间的暧昧之后,我们俩开始正式谈恋爱。

恋爱的日子并非想象的那样轻松愉快,并不是像电影里写的那样青葱。他那个时候刚刚开始念大学,我们俩的生活其实交集并不深,而那个时候我们的一切都是偷偷摸摸的,和他在一起经常会有些手足无措之感。

他长得很可爱,可惜他的小JJ也和他的脸一样可爱,这导致我们俩在深思熟虑后的第一次并不愉快,因为我看到他的那个东西之后总是忍不住想笑,而他则想要证明什么一样用力,可效果有些适得其反,很快,我们的第一次便结束了。之后,我们俩的性生活频率极低,在一起多是去逛街和唱K,而总是吵吵闹闹,分分合合,后来到高三的时候,他移民了,而我们的关系也就结束了。

那个时候,其实也不是很明白男人之间应该怎么做,而偷偷摸摸带来的也不是传说中的刺激,而是慌张和不适。而屈指可数的性经验也让我无法明白作为BTM的快感在哪里,只是和男人谈恋爱带来心理上的餍足之感让人觉得跟之前的东西有些不一样。

到了大学之后,有过一段很荒诞的生活,或许是年少之时的压抑,在绷紧的弦被放松之后,就会产生一些放纵的想法,对性的渴求变得极为直接,对男人之间真正的性事也充满了好奇。那纯粹是被下体支配的日子,一个月往往有四到五次性事,而并没有稳定的关系,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概半年,我也逐渐体会到BTM的快乐,但多数时候是痛苦占了多数,那微妙的快感往往太过隐晦,让我难以体会。这种荒诞的日子结束得很突然,某夜之后,我爱上了一夜情的对象。具体的故事我已经讲过太多,我也不想再多讲。

其实我无法解释我当时到底拥有怎样一种情绪。在那之前我笃定的坚持着炮友就是炮友,只为那一时的宣泄而已。我曾以为那只是出于对他身体的迷恋,可到后来我都无法分清我对他的情绪是出于肉欲还是理智。经历至此,我会感叹人类语言的博大精深,做爱做爱,原来性也成为爱恋的来源,在坦诚相待,水乳交融的瞬间,带来的也许并不只是身体的变化。就像有人评论爱情与灵药一样,炮友终成眷侣,也并不是毫无根据的臆测,毕竟人非草木,有性繁殖的生活总让这一过程多了一些别的味道。

后来,我又有过几段稳定的关系,可最后都因为种种原因而分手,而是否拥有淋漓尽致的性生活在这之中也起到了或多或少的作用。有人说过:“性福是婚姻的源泉”,我是很赞同这句话的。虽说这样的说法未免沾染一些主观情绪,可我还是认为对一个人要是连性欲都没有,何来谈爱呢。可能身体的第一反应让你看到只是这个人表面的部分,多是以貌取人,可爱不就是理所当然该这样萌芽么,内在价值所萌生的情感多掺杂世俗的考虑,其实并非爱的本来面貌。我并不是鼓吹性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情,也并非一个疯狂的性至上论者,可在同性之间的爱恋,不同于异性之间,往往是从认识身体开始的,性就成了第一道坎,这道坎要是迈得好,两人往后的道路就要宽敞许多,要是再这一道坎上就掉了下去,后面的路往往也无从谈起。

所以,我最难以想象的,便是在性欲逐渐丧失的人生后半段一见钟情的故事。或许文采斐然的作者细致入微的刻画让人感动不已,可我绝对不信那还是爱情。
所谓早就过了谈恋爱的年纪。

5 thoughts on “谈谈性做做爱

    1. 自从看到这两篇文章就觉得写的很牛B,今天总算是转载过来了,让大家都惊奇一下。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