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的历史

本文是转载的,文中经历非本人经历。只是觉得写的太他妈的好了,情不自禁就想转载了。最先看到的时间是2011年于豆瓣网,现在作者是谁已经无从查起。偶尔还能从谷歌查到两篇转载的记录。

相信每个男人都有撸的经历。其实,我更想说,这是一种选择,悲情一点,可以在“一种选择”前加上“无可奈何的”。

从生物的角度,法律规定男人二十二岁才可以结婚简直是不近人情,而比二十二岁才可以结婚更不近人情的是,在我国,嫖娼是非法行为。同时,我们面临着严重的男女比率失调问题,这注定了有一小部分男人,他的一生都只能靠手。

我是要来回忆自己撸的历史的,说上面那点废话,是要说明,撸的普遍性,再说,现在的社会上,诱惑的东西又这么多,假如你的定力又不太好,比如楼主我,走在夏天的街头,一天就要偷偷勃起好几回。更别说书刊杂志电影网络,到处充斥着乌烟瘴气男盗女娼的内容。要命的是,我还陷于这样的乌烟瘴气男盗女娼的信息的收猎里,乐此不疲。

我现在再来写这种题材的自传,已经聪明了很多,对于敏感的字眼,要技术性处理,让它变得不那么敏感,否则我的文字总保不住。虽然我写这种自传文思泉涌,很容易就能写一大篇,但被删掉,心里还是难免忧伤。

我小时候,很喜欢我的堂嫂,因为她身材很棒,浑身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举手投足都使我感到热血沸腾。我现在回家看到她依然觉得她身材很棒,即使她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我印象中第一次撸,脑袋里就幻想着她。

那时候我才上小学五年级。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学会了这件事情。在更小的时候,爬竿或者爬树有时候会产生快感,但我不知道那是为什么。我刚会撸的时候,通常只用两根手指,因为太敏感了,我那时候还是童子之身,皮都没完全翻过来,不像现在,通常是一手整根握住。

我印象中第一次,是在厕所里,想着我的堂嫂。我偷看过她的胸部,在她家看电视的时候。我那时候晚上喜欢跑到她家看电视,她刚洗完澡,夏天的话就会穿着宽松的无袖的睡衣,而且很多时候不穿内衣。我常选择离她最近的位置坐着,偷偷从她的袖口或领口窥进去,假如角度合适,我就可以看到我想看到的。

我现在回忆起我堂嫂的胸部,记忆犹新,很挺,前面三分之一部分微微上翘,像大台芒。我从她的袖口看进去,就是这样一副景色。这副景色曾经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让我魂牵梦萦,以致于我做春梦,也常梦到她,几乎占了我青春期春梦女主角的三分之一。我和堂嫂在梦里干那件事,由于我当时是童男子,搂搂抱抱一阵,很莫名其妙地就遗了,细节并不清楚,怎么干的也不清楚。从这样的梦醒来,我常要撸一次,回想着梦的景象。

我在梦里和堂嫂不顾人常伦理,发生了肉体关系,这使我感到特别的兴奋,如果她不是我堂嫂,我的兴奋程度或许就会直线下降。这说明挑战道德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包括我偷看我堂嫂的时候,刚一动念头,立马脸红心跳,紧张得不得了,还没看到,就这样兴奋了。

早上醒来虽然欲望高涨,但早上撸管,快感很差,因为神经系统未完全苏醒。但赖床的青年的单身汉,早上总难以抑制,即使不撸出来,也会用手握着玩弄一阵,或者掰一下,感受下强度,在松手的刹那聆听它拍到肚皮的声音。

除了幻想堂嫂,我有时候会选一本有爆露女性图片的杂志,边看边撸,甚至射到这个平面女人的身上。有时候我也会带上我那本已经翻得很烂的古典小说,看那几段已经背得出来的片段。这本小说写得很好,类似于《金瓶梅》,但它没有封面,早已经烂掉了,我从我家的旧书堆里把它翻出来就已经没有封面,所以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后来到了初中,好像是被我小堂弟借去了,从此下落不明。我小时候喜欢读古典文学,第一本课外文学读物是《老残游记》,这时候我才上小学三年级,读不太懂,因此反复读了好几遍,后来读了《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再后来读完《儒林外史》,就觉得自己很牛逼了,常跟同学手舞足蹈地讲述我在书里读到的故事,顺便炫耀我知识渊博。对于一个上小学四年级的小朋友,这的确是很牛逼的事情。

借我小说不还的小堂弟,后来也学会了这个。这时候我已经上初二,他上六年级。他正处在生长发育的时候,脸上长了不少青春痘,问我怎么办。我当时正在睡觉,他把我摇醒了问,我不厌其烦,便随便编了个谎搪塞他。这个小堂弟视我为心中偶像,每天早上天蒙蒙亮就来找我,然后等我一起上学。我当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应对青春痘,那是女生的特长,他将女生的问题抛给我,我感到莫名其妙。我当时半梦半醒,编了个谎,骗他说可以把撸出来的东西涂到痘痘上,就好了。他对我的所言深信不疑,当晚即付诸实施。第二天来得更好,他座在我身边跟我讲话的时候,我耳朵里仿佛还听到过公鸡的报晓声。

他急冲冲的,说他的痘痘一点都没有好。我问他按我说的做了没有。他说,绝对是按你说的做的。我大笑起来,问他真涂上去了。他说是啊。我又问他涂了多少,他说全部都涂了。我顿时笑到不行。他看到我如此大笑,有点怀疑自己是上当了,质疑我是不是骗他。我说不是,我只是感到好笑。我又骗他说,这是我在书上看来的偏方,想不到你会实施。我说,一个晚上当然好不了,你耐心一点,明天就好了。第二天早上他又跑来找我,摸着脸对我说,真的有效果啊。我又笑得不行,问他是不是又涂了,他说是的。我说,你是为了撸还是为了治疗青春痘呢。他急起来,说这是我教他的。我哈哈大笑。然后说,味道怎么样?他说不好闻。我最后说,对吧,我没骗你。

五、六年级时候的我,很少需要自我解决,那时候的我内心纯洁,不怎么会想到那方面。除非受到外部环境的强烈影响,如看到堂嫂的胸,十八禁的电影。对于一个小男孩,玩比什么都重要。早上起来翘着个东西,也是完全没有欲念的。但即便如此,我在这两年里还是体验了很多不同方式以及在不同环境下撸的技术探索和心灵感受。比如在水里,荒野,公共厕所,学生宿舍,反手,双手,二指,三指,沐浴露……等等。我从小就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不安分的家伙,我的调皮远近闻名,名满校园,我将这种精神延伸到对性的探秘上,而我的性,就是自/慰。

我家虽然离大海很近,但我们那里的孩子,不太喜欢到海里游泳,一是危险,二是海边的太阳很毒,晒到身上火烧火燎,三是在海里游完泳身上黏乎乎的极不舒服,再加上爆晒的话,你就会通体透红,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脱一层皮,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当然,傍晚的海是阴凉爽朗的,但对小孩子来说,太阳一下山,世界就不安全了。起码父母是持这样的观念。

所以我们经常是到河里游泳,或者是鱼塘里。在我小时候,我们那里的河水十分清澈,河边有细沙,水从上面流过,水草也根根可见。我曾经把精/液射在这样美的水里,现在想起来,真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

在公共水域撸管,需要具备单手游泳而沉不下去的能力。因为好多小伙伴和你一起的,你不能傻愣愣的站在水里动作,那样肯定会被发现。而且水质清澈,你要到水深的地方,保证别人看不到你有一只手在裆部震动。只露出个脑袋,用一只手划水,假装你在戏水的同时进行着你不可告人的秘密。中间还要玩一下潜水,一个动作不能做得太久,潜一下水可以迷惑同伴你确实没有干其他事,而且潜水丝毫不影响你的撸管行为。我在那条河里采用这样的技法搞过几次,感觉非同一般。我长大后有一次在及膝的海水里和女朋友做/爱,感觉也非同一般。这使我有点想不明白,在水里为什么会比在陆上爽?还有一个我当时也想不明白的问题,我把那么多童子之身的精灵放生在小河里,会不会有雌鱼怀上我的孩子?

到了高中,由于经常鉴赏不良影视作品,撸的频率随之高涨,严重的时候甚至一天几次,但也丝毫不影响我的精神面貌。还是年轻好啊。某个暑假,在长达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基本上每天洗澡前都要来一次,几乎养成了戒不掉的习惯。这事情也会养成习惯,不仅是我,我现在认识的一个女生,她也有这种习惯,每晚睡前必要一次,数年如一日般地坚持着,哪怕她白天跟男人上了床,夜里也无法控制那只自/慰的手。我称之为习惯性自/慰,她并不反对。她说,到了那个点,总觉得自己有件事要做,如果不做,会心烦气燥。像抽烟上瘾者,我们所谓的烟瘾,事实上并非尼古丁在作祟,而是我们的心理,当抽烟成为习惯,突然无烟可抽,就会感到少了一点什么东西,如果坚持一段时间不抽,养成不抽烟的习惯,这烟也就戒掉了。我在养成了习惯性自/慰的时候,心里感到惶恐,担心自己从此陷入“先天不足,后天亏损”的泥沼之中,对健康造成伤害。因为据我所知,我一初中男同学便因为撸管过频,造成滑精梦遗等不良现象,最后看了中医,吃了一麻袋草药才恢复正常。

该男性同学的撸管史,绝对可歌可泣,他不但自己撸,还要宣传推广,到处教别人撸。就我所知,我们一个班就有高达五个男同学师从于他。如果你学不会,他还可以帮你撸,一边向你宣扬撸的好处,以及手法、注意事项等等。如果你难以为情,不愿意被他握住,他还可以亲身示范,一边做理论讲解。极其细致,俨然一位撸管砖家。

但砖家终于因为过于沉迷其中,每日数次,导致对身体造成伤害,一撸即泄,且梦遗不止,每次出来只有数滴黄水,我们都以为他完蛋了,生不了孩子了,但他后来看了医生,渐渐又恢复了健康,再后来,结了婚,生了两儿子。再再后来因为在一次群殴事件中打死了人,被判了无期,一代撸管大师从此与世隔绝,过着与我们天各一方的囚牢生活。

在他教授出来的众多徒弟中,有一个经典人物,也是我的同学,而且我与他关系胜似手足。该同学绰号报纸叹,因为他每天来上课都带着份报纸,不管上什么课,他的桌面上唯一永恒不变的就是那份报纸,而且读得津津有味,将报纸上的每一个字都认真看完。又因为他的名字最后是个叹字,同学便叫他报纸叹。老师也不管他,只是在念叨到他的时候,每发这样的感慨:叹啊…叹哟!

报纸叹被砖家教会撸管之后,通过实践积累,竟然开创性地发明了撸管治感冒法。每次感冒了他就跑到宿舍去,用厚棉被将自己捂得密不透风,然后在里面尽情享受,在性刺激与剧烈动作的双重作用下出一身汗,有时候还真的可以治好一般的小感冒。他还有一个特点,估计是长期在被窝里撸管养成的,他高潮的时候,要用手指捏住管的通道,高潮完后才侧到床边让里面的液体排出来。这个方法我也试过,憋得很,一点都不舒服。但他却感觉良好,好像快感完全不受此影响。

性兴奋,并不是青春期才有的,科学证明,婴儿也会勃起,甚至有天赋异禀的婴儿,尚在襁褓之中就懂得通过刺激性器官达到高潮。我不知道自己还是婴儿的时候有没有干过这种事,如前所述,我印象中的第一次,是小学五年级,但如果算上无意的刺激行为,爬竿爬树磨蹭胯下产生的快感,那还得往前推个两三年。在这方面,我绝对属于无师自通,我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十八九岁还不知撸管为何物,海豚尚且懂得靠水流冲击性器官自/慰,为什么有些人不懂。性兴奋是天生的,这是动物的特征,目的是为了保证繁殖,在远古时代,可没有书籍电影教你如何去干那件事。性兴奋是本能反映,如果要靠别人教才会,我们人类早灭绝了。

当然,这些知识是我后来才掌握的,之前我可不懂,不懂之前,我感到不好意思,不敢承认自己有这样的行为,有科学为依据之后,自己就更加撸得其乐融融,心理负担也不再有,但我觉得还是有点毛病,因为我跟我女人同居之后,还保留着撸的习惯,虽然很少,一个月二三回,但这个次数,已经超越我与我女人每个月的性次数了。

李银河大姐提倡青少年适当自/慰,不知道包不包括有同居关系的。这使我忧心忡忡,我女朋友也忧心忡忡,但她也没有办法,谁让她是性冷淡呢。我假如无法勾搭上一个在精神肉体均让我感到满意的女青年,我过于旺盛的欲望只能通过自己来发泄。说到现在了,那就顺便说说,基本上我的性生活由三部分组成:女朋友、自/慰、伟大友谊。我不搞一夜情不嫖娼。

在我所有看到过的关于性知识的书籍里,我对海蒂的《性学报告》最为印象深刻,这套书分三个系统:男性篇、女性篇、夫妻篇,大概是这样的。但我更热衷于看女性篇,尤其是女性自/慰篇。看这些篇章的时候,我一点科学态度都没有,完全当黄书一样看。并且看到兴致勃勃,就要撸一管,这时候科学成了我的胯下之助兴剂,要是被作者知道,肯定伤心透了。这本书在好几个月的时间里被我的欲望利用,惨不忍睹,直至后来我把它送给了一位女生。这样说起来,当年张竞生编《性史》引火烧身就容易理解了,因为这社会上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把科学当自己胯下的助兴剂。但假如“科学以人为本”是真理,那我也没什么好惭愧的。

撸的历史》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